You are here: Home » 访问 » 走进木之花家族 – 对一个日本富士山下共产主义社区的考察

走进木之花家族 – 对一个日本富士山下共产主义社区的考察

我在2014年8月9日~10日两天访问过木之花家族。下面的这篇文章就是当时实时地发表在自己的Facebook上的记录集。访问只持续了两天,但文章却断断续续的写了能有一个月左右。为了方便阅读,将分散的文章集合成一个了,每个段落前头的日期是当时发表在Facebook上的日期,虽然当时写的时候和现在有一些不同,为了保持原汁原味,内容没有进行删减。

写于2014年8月5日: 写在开头

 

我不太相信地球上会存在这样一个社区,因为我不认为地球人的意识已达到了实现共产主义社区的境界。但当我从朋友那里听说的时候难免还是感到一丝丝内心的震动。这是真的吗?这可能吗?他们是怎么实现的? 有无数的疑问像刚打开的汽水瓶中的泡泡一样冒出来。

在 每个月一次的“与神对话”学习交流会上,那个曾经三天两泊参观过共产主义社区的朋友眉飞色舞的描述着那里的人们的精神状态,说那里的人们眼睛都是发光 的,善良而又充满友善。 我还是不太相信,难道那里的人们已经悟出了人生的真理?那里的人们有什么信仰吗?朋友说,那里的人们相信与自然和谐才是人的生存之道,而且那里的人们不愁 钱的事情,他们只关心怎样让别人快乐。因为他们相信传递幸福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所以首先考虑的是快不快乐,而不是挣不挣钱。我听得像听一个讲述外星文 明的故事一样,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在地球上啊,这可能吗?

不管怎样,他的介绍吊起了我足足的兴趣,我马上要了那个传说中的共产主义社区的网址,我巴不得要亲眼去看看,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木之花社区网址: http://www.konohana-family.org/

当 天回到家,我就上网申请了8月9日的周末两天一泊的参观访问。在网上,我看到了很多介绍木之花社区的文章,但我决定先不看这些内容。不是不感兴趣,而是 因为怕别人的体验会误导或影响我用纯净的心态去体验这个社区。我打算用我自己的双眼,用我自已的心去实实在在的去体验。

这两天就在等社区的回信了,每天都要检查好几次邮件生怕错过重要的通知。一个神秘的面纱,就要揭开了,我的心好激动。。。

 

写于2014年8月7日: 收到了申请确认邮件

 

昨天晚上终于收到木之花社区的确认回信了! 足足等了一个星期,而8月9号就在明后天的时候,终于收到了盼望已久的确认邮件。 半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妻子上网找到了有关木之花社区的中文内容并念给我听。听着听着我们都有点兴奋,再过两天我们就可以亲自去访问并体验这个传 说中的共产主义社区了。

在邮件里,担当者详细的描写了8月9日(周六)和8月10日的行程安排。因为我申请了看社区的介绍和参观,他们分别在周六的下午两点和四点安排了Presentation和参观。下面就是邮件的与行程有关的一部分内容。

———–  邮件的一部分内容 ———————
このたびは、木の花ファミリーへの
ご訪問のお申し込みをいただきまし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2名様のご予約を承りました。

・プレゼンテーション・・・(一回開催2700円)約二時間)
・見学ツアー・・・・・・・・・・(お一人様756円)約一時間半)

ご予約承りました。

また、8/10(日)のお帰りのお時間ですが、送迎のお時間は
朝7時以降でお願いできますでしょうか?
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
送迎費は往復でお一人様648円です。

8/9(土)
11:30・・・・JR西富士宮駅ご到着
12:00・・・・自然菜食の昼食
14:00・・・・プレゼンテーション
16:00・・・・見学ツアー
17:30・・・・入浴(女性)
18:00・・・・入浴(男性)
18:30・・・・夕食
20:30・・・・ウエルカムコンサート
※木の花ファミリーでは、精神性や宇宙についての歌をオリジナルの歌詞と音楽で
五感から世界観を感じて頂いております。ゲストの方には最後に簡単な自己紹介と
感想を伺います。
21:45・・・・大人会議
※自由参加。ほぼ毎晩行われる大人会議では、あすの作業連絡から心のこと、精神性について、宇宙について、時事問題、様々な旬の話題が取り上げられます。コミュニティの核となる部分です。興味がある方はご参加ください。途中退席も可能です。

8/10(日)
07:00・・・・出発
※7時以降でしたら送迎できます。
送迎のお時間をお知らせください。

————- 邮件内容引用结束 ———————

共 产主义社区,虽然共产但并不是免费。 看Presentation要花2700日元(但这个好像不是一个人负担,由观看的人数平均分担,也就是说如果10个人参加每个人只需负担270日元即 可),参观村庄每人756日元,如果申请送迎车需每人负担648日元(估计都是税前的费用,加税的话也许正好700日元,猜测的),而且住宿需要每人负担 5400日元的费用(付带三餐)。

忽然想到,有没有可能这个社区就通过这种方式致富呢?会不会以共产主义社区的忽头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 人,然后通过提供住宿和参观的方式敛财?因为这样的地 方太多了。 世界上的各种寺庙和教会等不也是通过神灵的传说来达到让访客络绎不绝并财富聚集的吗?除了方式不同,这是个共产主义社区又与其它宗教团体及寺庙有什么不同 的呢?不得不说,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疑问和不解,而这些疑问需要过两天亲自体验后才能解开。

对于共产主义,我难免多多少少抱着又爱又恨的情 绪。 因为我就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 – 中国, 而且我们小时候被教导的就是要实现先进的共产主义社会的。时过三十多年,当年的那些共产主义理想离我们近了多少呢?心情澎湃,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样 的一个社区,但又免不了好奇,这个共产主义社区跟我们小时候学到的共产主义社会有什么不一样?也许可能只是名字上一样而实质却是完全相反也不一定呢!

总之,充满了期待,今天是星期四,再过两天,一切揭开谜底。

 

写于2014年8月8日: 对共产主议的憧憬

对一个共产主义社区(日本)的考察2014 之三 对共产主义的憧憬

记得中学时,在政治课上老师曾眉飞色舞地讲,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 发展的终级目标,而我们就是实现中国伟大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老师说,当人类实现的共产主义时,我们的生活将变成这样:“能者多劳,按需分配,人人平等”。 也就是说,有能力的人可以多工作没能力的人可以不工作,而喜欢的东西可以按需要拿不用付钱,人和人之间没有高低只有平等和友爱。

有人说要实 现共产主义,必需要先实现物质的丰盛。问题是,以现今人类的贪婪之心,有多少物质才能称之为丰盛?贪婪之心不改,这个“丰盛”的状态恐怕是永远 达不到的。我总觉得丰盛并不在于拥有多少物质,而在于有多少愿意分享的心。心存感恩,心存知足,这样才能让心灵体验到真正的丰盛。

当人们认 识不到我们和地球是一体,我们和自然是一体的时候,自然以及地球只是我们用来掠夺的对像而已。我们不曾倾听自然的话语,也无暇关心来自地球的声 音,我们只是无尽的索取却不知反馈和共生,我们只知道拥有时的快感,却早已忘却了分享以及奉献时的喜悦。也许后天对共产主义社区的旅行,能够让我发现点什 么线索 — 那有可能是一种我所不曾想像过的崭新的生存方式, 也有可能是一种能够更快乐透彻地看待人生的某种智慧,谁知道呢?

也许“共产主义”这个词有着太浓厚的政治色彩,或许换成utopia(乌托邦)或叫做理想世界。虽然在这篇文章的题目用的是共产主义这个词,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被这个单词所局限,甚至可以忽略这个单词。

而 比这些有关哪个单词更准确的讨论更为重要的是,生活在那种社区的人们快不快乐?他们的快乐源自何方?他们认为的真正的人生应是什么样子?哪些是他们已经 体验并应用在他们的人生中的而我们所没有的?活在共产社区的人和活在外面的人们到底不同点在哪里?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会不会选择他们的生存方式?等等。

我 不相信生活在那里的人都是圣人。他们肯定也会和我们一样有着各种贪欲,也有着总也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间烦恼。为什么他们的社区那么好,却一直没有普及到全 球,而全球的社会形态这么多年来也并没能改变他们的社区? 他们与这个世界是相溶的还是相排斥的,还是互补共生的,或者只是这个星球上众多生存方式中极为普通的一个?

问题太多太多,问号一个接着一个,短短的一天半时间,我能找到所有的答案吗?

 

写于2014年8月8日: 问题列表

 

我打算做一个问题列表,这样可以在和社区的人聊天的时候顺便确认一下。 如果你也有想了解的问题可以写在跟帖上,我会在去往社区的电车上确认并尽量一并问问他们。

今 天下午突然收到了气象警告,说是明天台风经过关东地区,将会有大风大雨。而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比较接近台风中心,真有点担心会不会因为电车停运而无法完 成这次的行程… 我知道天气对旅行的影响,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和一个一直下大雨的天气给人的情绪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也许我们可以改别的日期再访问,但是,如果这样我将 不得不再煎熬几个星期的时间… 怎么办?我也没有答案,明早看天气再说吧,只要电车不停运,总能够到达目的地的吧。

在历史的长河里, 人们不断的探索着能够给人类带来幸福的生活方式。各种理论不断的出现又消失,各种主义登上人类的舞台之后又被另一种新的主义推翻。我们一 直在寻找,我们一直没有找到。而明天冒着台风去访问的地方,能否给我们一些答案呢?也许这种期待太过奢侈,一个人类几千年都没有找到的答案,哪能就这样轻 松得到?不过也好,就算找不到人类的答案却可以找找如何与家人和睦相处,怎样和同事朋友相处的答案嘛。如果真找到了,不也是一种收获吗?

今 晚,那位担当者给我来邮件了,问我明天的见习用日语解说我能理解吗。我想他是担心我会不会因为明天的台风取消明天之行,我回答没有问题,除非电车停运, 我会尽量按时到达。生命太过匆忙,而我们周边又总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做,也许有些看起来很随意的机会可能就真的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难能可贵机会。所以,我打 算做好充分的准备,整理好自己的提问,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让自己能在一天半的时间里充分融入那个环境并全身心的体验那里的生活。

下面整理我能想到的问题。打算明天和那里的人聊天时了解。如果你有想了解的,也可以写在这个文章的跟帖里。
问题1:如果24小时后死亡,他们最想做什么?
问题2:如果得到3亿日元,他们最想做什么?
问题3:如果丈母娘和媳妇儿掉进河里(都不会游泳),先救谁?
问题4:如果有来生,他们选择哪种身份和哪种地区过一生?
问题5:如果在路上碰夙外星人,他们会怎么做?
问题6:他们怎么看待婚姻?怎么看待上帝?怎么看待国家?
问题7:他们认为地球人类的出路在何方?
问题8:他们的钱都用来做什么?

我 想忽然到了一个可能性,也许上面的问题放在他们那种生态环境中看会很可笑。就像我们在世上听一些宗教人士说人不需要有钱只要心中有爱就能快乐幸福的生活 一样。谁不知道现在的社会钱是多重要啊,没钱能够幸福有可能吗?我们笑那些不把钱当回事的天真的理想主义,不过。。。 明天那个社区的人看我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总认为有钱就能幸福的想法很可笑呢?因为也许在他们的那个社区,爱心才是唯一需要的。

一场旅行,既是物理的移动,也是心灵的探索。只希望明天老天爷能开开恩,不要让我们的行程因台风而中断。愿上帝保佑。

 

写于2014年8月11日: 访问归来

 

旅行回来,很多疑问已经有了答案,感慨太多,不知从何处描述。总之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这个社区与原先想像的很不一样,好像是… 好像是访问了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低调的宇宙人家族一样。

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我们一直追求的共产主义一直没有实现了,原因绝对不是因为我们的物质匮乏,而是因为我们没有认识到我们自己是谁,为什么来到这个星球。我们认为我们自己是谁,决定了我们怎样看等我们周边的生命和存在们,也决定了我们选择体验什么样的人生。

在 第二天的Presentation时间,担任解说的Hirocchi告诉我说,这里的规则以及看待生命和自然的方式可能领先世界好多年,不能用观察世界 的眼光观察这里的生存方式。而我则觉得,这里的意识对我们成长并习惯的世界来说是颠覆性的,而这种颠覆并非来自外在,而是从从每一个人的内心。

在短短一天半的时间里,参加了两次Concert。第一天晚上的欢迎Concert和第二天午饭后的mini concert, 其中的歌词深含哲理,触动心灵,让我感动不已。

在写后续的文章之前,先分享几张我们照的照片和一首叫做“在这个星球上”的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08Oijfcao

歌词:
『この星の上で』

宇宙の暗闇に浮かんでる 青い小さなこの星よ
大きな光の手に包まれて 今生まれ変わろうとしている

限りなき命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で生きている
はじめから全て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生きている

起こり行くことの全ては よきことの為にあると
悲しきことも苦しきことも 全てこの身に受けて

何のためにこの星に 降り立ったのかを
知らないままで 悩みの中
迷いながら生きている

何のためにこの星に 降り立ったのかを
思い出したら もう迷わない
命の道を歩き始める

やがて全ての人々が 互いに心を許しあい
やがて全ての人々が 光り輝きだすだろう

限りなき命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で生きている
はじめから全て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生きている

この星の上生きている
この星の上生きている
この星の上生きている

翻译:
“在这个星球上”

在宇宙黑暗处浮起的 青色的这个小星球
被一只大的光之手捧起 如今要迎接新的变化

被赋予无限的生命 活在这个星球上
从最开始就赋予所有 活在这个星球上

发生的所有事情 都是为了好意而存在
悲伤的事情和痛苦的事情 全身心的接受

为什么降生到 这个星球
在不知不觉中 苦恼着
迷茫着活着

为什么降生到 这个星球
如果忆起原由 迷茫将不再
开始走起生命之道

那样所有的人们 将相互原谅心灵
那样所有的人们 将发出耀眼的光芒

被赋予无限的生命 活在这个星球上
从最开始就赋予所有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0501

0502

0503

0504

0505

0506

 

写于2014年8月12日: 走进木之花family

 

早上七点出门,坐电车整整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最接近目的地的电车站 – 西富士宫站。 坐上来迎接我们的车,抑制不住激动的心与开车的中野先生劈头盖脸的提起一连串的问题。比如:你们对外面的花花绿绿的世界不感兴趣吗?不想大吃特吃各种烤肉 吗?你们那里有自动贩卖机吗?想在外面找个朋友喝咖啡时怎么办?你当时是怎么决心来到这个社区入住的,等等。。

可能像我这种抱着各种好奇心来访的人不少,中野先生显得很淡定,一边开车一边耐心的给我做解答。这样大概过了十分钟,穿过一片树林,过一个小山坡,终于到了目的地:木之花Family.

本 以为整个村子都是共产主义村,却发现只有共五栋楼,而且这些楼还相隔离着。而在木之花的邻居都是普通的民居。因为我们到的时间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于是 在一楼多功能大厅里坐在木之花Family的人事先盛好的自助餐桌上开始吃饭。正不知该不该动筷子的时候听见几个小孩子们尖亮的声音:“お祈りしましょ う~”(“大家一起起到吧”), 然后看到满大厅的大人小孩都突然静下来,闭着眼睛双手在胸前合什,就这样安静了好几十秒,然后突然小孩们喊: “いただきます~、いただきまっす~”第三声的时候听见大人们也跟着说:“いただきます~”。 给我的感觉是又惊奇,又好玩,看看满大厅的小孩,却看不出谁是他们的父母,就这么放养着,甚至有一个据说还不到两岁的小孩,是自己拿着勺吃饭,看得我直惊 叹。

饭是自助餐,就放在入口处,拿个盘子去捡自己想吃的菜吃就可以。饭菜没有肉,都是素的,还有水果,不过相当可口,也能吃饱。吃饭的时 候,木之花的人还介绍 了两位会中文的成员坐到我们桌,本来我就很担心我不会说日语的妻子会不会感到郁闷,这下好了,一位是会中文的日本人“莲味”(据说曾经在中国留过学,不是 木之花的成员,但现在在这里疗养),另外一位也是做为帮手从韩国来这里暂住一个月能说中文的玲玲(朝鲜族,曾经在木之花长期居住生活过一年,有个惊喜是: 第二天要离开时才发现我们之前认识!),于是我们四个就开始用中文边唠嗑边吃饭。

这时来了安排接待的人,询问下午的Schedule (没问名称,不确定是不是那位通过邮件里交流过的永山小姐),先问要不要用英文进行Presentation, 我说日语更方便就用日语吧。最后Schedule调成:下午两点进行参观,然后吃晚饭,晚上参加Welcome Concert, 然后参加大人的会议。 第二天上午8点到10点安排与Isadon先生(这个木之花Family的创始人之一)见面以及进行Presentation。给我的感觉是,他们非常自 豪Isadon先生的算命(据说分析字能够知道你的使命,还可以给孩子取名字等),并建议我去算算自己的名字(这些是免费的)。我说不用了,我只想唠嗑, 对自己的命运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很想随意的唠唠嗑。本来定的是Presentation结束后11点就回家,但据玲玲的建议,怕上午说话时间不够,于是调 整到中午吃完饭后,再看个一点的mini concert后再回家。 这样,一天半的行程基本搞定。

我开始一步一步进入这个传奇般的共产社区。

0601

0602

 

写于2014年8月17日: 参观学习,关于天然农作

 

其实木之花Family很小,真要走马观花的看,可能用不了半个小时就逛完了。只是,在表面上看来很平常的事物上,木之花都给与了一些灵魂。下面就谈谈关于这些不能只从外表上看得到理解得到的东西。

8 月9日星期六下午两点,智子小姐负责带我们参观木之花的工作场地和农田。参观的地方有:养鸡场(他们管这叫に“わどりの小学校” — “鸡的小学”)及谷物加工场, 农作物加工及配送中心,养蜂场,旱地农场。因为是农村,各工作地点都相隔较远,智子小姐就开着车带着我们去各个地方给我们做了介绍。

有一些他们所自豪的产品的介绍我就不写了。 因为这种介绍哪家工厂哪家农场都能说出来,并不特别。 我只想写一写他们的理念以及行动依据,因为这才是对理解共产主义村子的核心。

关 于养鸡场,他们也做了听起来让人心动的介绍,最吸引我的并不是他们养的鸡多么环保没有污染,而是她说有可能两年后他们就没有鸡蛋吃了。 我问,为什么呢? 她回答说:因为在木之花,养鸡是为了产蛋用的。而对于过了壮年(一般是两年)而下不了蛋的鸡他们的做法是交给专门帮助处理牲畜的公司来处理,而那些公司很 显然会把这些鸡杀掉卖肉。于是,在一次家庭会议上有人提到了这么做是否是间接杀掉生命的问题,因为大家于心不忍所以经过讨论决定不再增加小鸡了。这批鸡处 理完了,估计以后就没有鸡蛋可吃了。

我感觉他们的思维方式是有点不一样,有点热爱生命的意思,于是问到:那你们不吃肉吗?都是素食?难道 你们不想偶尔吃点烧烤吗?她回答说:我们是不吃肉的。 你也看到了我们中午吃的都是自已种的蔬菜。因为做法多样可口而且能够吃饱,我们对吃肉是不怎么感兴趣的。 而且 — 她顿了顿,说了一句非常绝妙的理论 — 而且肉,实际上是动物的尸体,放在地上只会腐烂,而谷物是生命体,放在地上会发芽生长,所以我们以谷物为主食时,是吸收生命的能量,而食肉是没有这种效果 的。

说话间,来到了谷物储藏室,里面有一些大型的机器以及各种工具等。 她给我们看了谷物,没有脱掉壳的那种。 她说,因为知道生命之能量的重要,所以在木之花保存谷物时是带着壳保存的,只有在需要吃到的时候才会做去壳的处理。 在木之花,他们认为务农不是用人力来让谷物丰收,而是给谷物创造舒适的生长环境让谷物自然的成长。 我惊叹,这理论不只关于农业,其实是我们做为地球上的生命,是关于我们如何与自然共存的生命之道啊。

养鸡场虽不大至少也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了,里面散养着几百只鸡,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很臭的鸡粪味。我好奇,她便解释说他们给鸡用的饲料是人都可以吃的(当然 不能当饭吃,只是说吃了不会出毛病),而且他们自己培养了一种叫做木之花菌,放进饲料里能够分解鸡的粪便所以养鸡场不会很臭。 我问到,那你们不吃鸡肉,也不愿意交给别人来杀,当时为什么养的鸡呢? 她回答,其实当时养鸡是因为需要鸡的粪便做农作物的肥料,不过因为最近的农法不需要用鸡粪也能种出美味的蔬菜,所以养鸡已经不再是自然农作的必需品了。再 者他们也不太愿意看到这种杀害生命,所以以后养鸡场可能会慢慢消失。

之后,开车走了约五至十分钟,到了蔬菜分配中心。 那里有木之花的成员正在整理收拾农作物。 有西瓜,有茄子,还有一些其它的农作物。 在一个不起眼的箱子里还放着一些小零食。 她解释说,这个零食是四点半的时候工作人员们休息时用的。 因为这里没有卖出额目标之类的东西,大家都是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快快乐乐的工作。而且利益都是完全平分(不管做什么工作)的,所以也就没有竞争也没有贵贱 之分,大家都是尽自己所能参与工作。

在蔬菜分配中心附近,还有一个养蜂蜜的地方,那里偶然碰见了木之花Family的创始人Isadon先生并聊了几句。因为第二天上午与他约好会见谈话,所以这个内容就在那篇文章里提这里就略过。

最 后我们开车走了十分钟左右到了农场。说是农场,也就是一小块旱地,里面种着各种应季的蔬菜。 我不太明白“自然农法”和“天然农法”的区别。她耐心的做了一番解说,我用自己的话概括了一下可能就是这样:“自然农法”可能只是少用化肥和杀虫剂,但依 然还是把农作务当做自己的产品,用人的力量战胜自然的灾害什么的来保证农作物的丰收。 而“天然农法”是将农作物看做与人同等的生命物,不以丰收为目标,只是让农作物按原来上帝给它设计的生命意图生长。 我问道:那么你们与农作物对话吗? 她笑笑回答:说啊,我们跟农作物唱“KaTaKaMuNa”(据说是一种包含宇宙信息的语言)。

这样,我们第一天下午的参观学习结束了,至此对于木之花的农场有了一些了解。虽然不知道农法,但他们对农作物的态度让人感觉耳目一新。我越发的好奇,他们的这种生活理念不止是体现在农业上,肯定还会体现在他们的生活之中,那么,他们的生活形态又是什么样的呢?

图片:在日本的农村,没有车是不行的。工作地分散在山路的各角落,需要开车移动才可以。

0701

图片说明:养鸡场

0702

明:蔬菜加工配送中心

0703

图片说明:木之花Family自己种的西瓜

0704

图片说明:蔬菜加工中心旁边的农地

0705

图片说明:木之花Family自酿的蜂蜜

0706

图片说明:木之花Family农地 看到的山就是富士山

0707
图片说明:自家地的黄瓜。 很奇怪在日本吃黄瓜竟然蘸的是盐

0708

图片说明:在农地采摘时抬头便能看见富士山

0709

图片说明:地里的茄子

0710

 

写于2014年8月17日: 生活开销及利益分配,高效还是低效?

 

虽然只是短短一天一夜的的访问,但对于身怀好奇与饥渴,见着人就提问并思考观察的人来说,了解一个社区的轮廓应该也算是一个不短的时间。也许我看到 的还只 是片面,也许可能有更深层的内涵,不管怎样,这篇文章如实的将我看到的体验到的感受到的记录下来,因为这个考察不是一次就能定论的,我也希望随着了解的深 入,我们也许能够发现能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星球更加幸福的一个方案吧。

我有些不太相信他们真的能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当大家的财产,但至少 在那两天里我从与他们的对话中没有听到过他们对财富分配的抱怨。没有人因为自己工作干得多 了或报酬少了而不满。 这要是放在一个公司里面是不可思议,哪有员工不抱怨自己的工资的?难道一个天天只负责做饭的人和天天风吹日晒在外做农活的人的工作价值是一样的?不过,在 木之花Family他们会告诉你,是的。 不管你做的是什么工作,只要是为了大家的快乐和幸福而工作,那么你的工作是和别人的工作同样重要的,没有更高或更低,是同等的重要。

在木之 花Family, 虽然车辆看起来只有四五辆,但给50个家族的人用去一点不显得匮乏。 原因何在? 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们习惯了长时间占用一种资源,而仅仅凭着这个资原是属于我们的理由。所以我们的私家车是除了周末外一直放在车库里的,哪怕一个月只 用一次,我们也不会把车拿出来给需要的人用,因为我们习惯了把车称为是自己的车。而在木之花,所有的资源是公用的。大家错开时间,按照需要充分活用资源, 车辆并不需要每人都有却用起来一样方便自在。 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种用法称做智慧? 我们天天喊着地球温暖化,空气污染却从来没想过要减少车辆,反而是加大马力生产更多的所谓“对环境友善”的私人车辆,而实际上那些人关注的只是背后巨大的 利益而已,那么这种人算是聪明的还是愚蠢的?

我们最大的烦恼是来自对未来的不安。 所以我们拼命的攒钱拼命的积累财富,以便让自己有一个安稳幸福的未来,而一旦财富多了,我们的担心也只是变得更多因为维持这些财富和防止偷盗欺骗让我们无 法安心生活。而至少在这一点上,木之花Family有着他们独特的哲学。因为是没有了私人财产,人们少了对物质所有的烦恼,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没有我所担心 的那些对物质欲望的烦恼。他们更多的是关注对现今的体验及精神层面的友爱和分享,很少对未来或对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或身外之物而烦恼。这算不算是一种智慧 呢。

我希望将来能有机会能够再一次深入他们的社区去观察,但至少在我看来,以及通过他们告诉我的说法,他们在生活中是不需要考虑钱的。 天啊,那不是天堂是什么!人活着,竟然能够做到不需要考虑钱,在我之前的世界观里,这种事只有那种非常非常非常富有得富可敌国的人才能过得上的。而现在, 竟然一个小小的木之花Family的人很平淡的告诉我他们就是这么过的,好像这只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一样。

在木之花社区,他们是没有电视 的,至少我没有在客厅或活动室看到过电视。而且,听他们说,连手机都是大家共用的只有几部。比如有一队出去摘蔬菜,那么他们 团队中有一个会拿一部手机。我突然想到我们的社会里,那些杰出的商业人士在做什么,他们鼓励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拿一部智能手机,每个人都拥有一辆或多辆车, 这样他们才能在我们身上大赚特赚,而我们,真的需要拥有那么多那么多东西吗?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真的会变得不幸吗?

在木之花,所有的收 入都是存在一个大家的账户上的,谁需要开销,晚上大人会议时提出来讨论通过便可。 所有的食物水电都是一起支出并不细分,而所有的收入盈余则是每年平均分配的(不管做什么工作,做了多少贡献,完全平分)。 我不免想起了我所在的公司的制度,我们公司是跨国企业(号称500强企业),却每年将很大的精力花费在管理及评估每一个员工的绩效的事情上,我也一直以为 这是最有效最实际的方法。而我则每年看到同事们对评估的不满以及对各种比自己收入高的同事的抱怨上。 我在想,人真的是分三六九等吗?坐在办公室的人真的就比在外面扫大街的大爷对人类以及地球的贡献更大吗?我感觉突然失去了平日的判断力,什么是真正的价 值,什么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了。

为了更深入的了解木之花Family, 看来不得不参加他们所自豪的,号称20年来一天也没停过的夜晚“大人的会议”了。 也许,在那个会议上,我能够得到点什么提示。

 

写于2014年8月18日: 大人的会,沟通与疏导

 

“大人的会”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思。在日本“大人”有非常绅士的意思,比如“大人しい”是指稳健,安静。大人的会这个词,我在与木之花的成员聊天时 不时听 到。第一次听到是在中野先生开车接我们的时候,当时我问这么多人一起生活难道没有冲突和矛盾吗? 他的回答是:肯定有,不过我们会通过每天晚上的大人的会来解决。

后来我又问另一个成员,问她发生了意见不合怎么解决,她也告诉我说在大人的会里说出来,让双方充分坦诚的对话,并让周围的人帮忙疏导。 我想起了一句话:“理解与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那么,大人的会议中是如何沟通的呢?

大 人的会,每天晚上九点进行。 主要内容有分享明后天的天气预报,今天的工作情况,明天到访的客人,明天的工作计划(按各小组比如做饭组,农业组等),今天的心得心情分享,今天的心灵疏 导(如果有谁有心里的疙瘩可以说出来让大家帮忙疏导)等。具体的我也想不起来了,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流程。

很奇特的是,大人的会议是每天都进行的,据说自创始以来一天也没停过,只是最近改变规则星期天停一天。而且大人的会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包括像我这样第一次来访的外人。会议中也没有任何秘密,大家都是畅所欲言。

会 议中有一个主持人,每一个大桌上放着麦克,在进行中随时举手并拿起麦克说话(或提问或建议),真的就是一个家庭会议。我比较有记忆的是,有人提议买个推 土机,好像是150万日元,并给大家投影看照片,做分析。下面就有人提出一些建议,并提出各种不同的想法。比如车的大小是否会影响车位,能否放进仓库里, 性能有何区别等。 大家七嘴八舌谈完后结论是比较在意车的体积大小,等看到小一个型号的车的照片后再做决定。 还有一件事是,炊事班提了个提案是关于8月末进行的一个活动中(可能是给左邻右舍提供一顿可口的饭菜的活动)的菜单的问题:基本定好了按冲绳风味准备但具 体菜的内容和材料没定。然后大家又是七嘴八舌讨论一番,有一些建议,也有一些提问。

每当进行中有人说了有趣的话的时候,主持人会敲一下小 铃铛,而坐在桌子前的家族成员会对发表意见的人用举手的方式表示赞同或反对。最有意思的是,当进行到 分享今天的心灵感悟和苦恼相谈的时候,大家对话非常的积极。他们还分享了一份曾经来访过木之花Family的人发来的邮件,而当事人则通过不知是用MSN 还是Skype连线进来还给大家亲自念了自己写的邮件。我惊讶于他们用最传统的方式沟通却用最先进的方式与外界连接。而会议的开始和最后大家还一起起来唱 那个叫Katakamuna的宇宙之歌。

参加后我才知道,这可会不是一般的沟通,这简直是一场心灵的对话和智慧的交流。特别是当有人提到 自己的烦恼(好像是感情方面的)的时候,有几位发表了意见 简直是哲学,让我忽然想起了在传说中有一些原始部落有智者帮人解答问题的场面。比如,有位女性拿起麦克对那位提出苦恼的人说,世间没有好坏,所有的事情都 是为了人性的成长而存在的都是好的。再比如有人对那个人提议说(忘了是什么样的人说的),一个消极的想法会引来消极的事情,你所看到的事情便是你的内心在 外在的投影。不过大部分人都认同他的诚实和正直,说,正直是好的,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说喜欢,不需要找理由。我听得简直有些入迷。后来还有一位出来说出了一 个想法,但这个想法有可能会不够诚实,然后那位创始人Isadon先生拿起麦克说,就是因为我们平时努力合理化自己的想法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谎言者的, 活得正直诚实应该是我们行为的首选考虑因素。一句话点醒睡梦者,我感觉这个会议简直是一场灵性觉醒的良心交流会!

怪不得有个人告诉我说,他们今天开会结束算是早的了,平时讲的内容五花八门,非常精彩,他们都是谈着谈着到半夜才结束去睡觉,他们都喜欢大人的会。参加过一次他们的大人的会后,我相信了。 这绝对比看书或看电影精彩!

想起了一个笑话,说是现代人有了那么多可以随时沟通的方便工具,而人和人的心却越来越远了,因为我们面对面坦诚沟通的时间少了。而在木之花,大家饭后有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坦诚的诉说和提建议,还有那么多醒悟的人在旁边开导,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

大人的会,绝对不仅仅只是讨论事情那么简单,那是一场智慧的盛宴。 有人提出烦恼,有人提出观点,有人提出看法,有人提出答案和建议。 看似杂乱无章乱七八糟但里面包含的是对每一个心灵的温暖的抚慰和不时透漏出的阳光一样闪烁灿烂的智慧。

说真的,我越来越期待第二天与创始人Isadon先生的会谈了。

图片: 大人的会开始时大家一起发音

0901

图片:白天是食堂,晚上是会议室,大家就这样坐着,畅所欲言。

0902

图片:一边开会,一边工作,剥花生壳。

0903
图片:每个大桌有麦克,如果想说话可以举个手就可以说

0904

图片:各小组讨论,讨论明天的工作计划什么的

0905
图片:看会场景

0906

 

写于2014年8月19日: 与木之花Family创始人,Isadon先生的谈话

 

时间是第二天(星期天的上午八点),在一间客房尽头的拐弯处的书房里。等我们吃完早饭跟着领路人一起走进书房时Isadon先生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 们了。 因为前一天在养蜂场的短暂对话以及晚上欢迎Concert和大人会议时见过,所以也不感觉太陌生,简单的早安之类的招呼后就坐到座位上开始了交谈。

首先我们相互谈了下各自对宇宙及人生的认识,相互了解双方的意识水准以便接下来的时间更有效更投入地进行对话。

双 彼此有了大体的了解后,他先讲了日语中的一个词:“働く”(发言HaTaRaKu,中文意思是“工作”) 他解释道,“働く”是“傍楽”(发言也是HaTaRaKu),也就可以解说为“傍を楽にする” (让周围的人舒服快乐)。 其实工作的意思,就是要让周边的人快乐,而现代的社会却让工作变了味,工作成了满足个人欲望的工具。 所以人们会有很多压力,导致了现代的各种心理和身体的疾病。如果人们能够忆起工作的本质,世界将会有很大的改观。

我说,真希望这样的时代快 速到来。他回答,快和慢是没有绝对的。那都是人的观察引起的,我们以为自己静止不动,而实际上我们却坐在地球上以每秒30Km的 速度绕着太阳转,你说这是快还是慢?同理也不存在绝对的好的坏,我们的生命中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为了提醒我们而存在的。比如疾病,它是对于我们不按宇宙的 秩序生活时对我们的一种提醒。

木之花Family, 每年都有很多有疾病的人来疗养,并没有使用特殊的药材或疗法,只是按时休息工作,吃自己种的没有使用化肥的蔬菜,病自然就好了。我们注重的是尊崇宇宙的法,从自然中学习生命之道,并与所有有生命的和没有生命的存在们和谐共处。

我 听得有些入迷。我说如果世人都这么生活,是不是就不存在战争了。 他回答说,人类都是一家,我们都继承了神的善性,而战争就像是拿起自己的左手打自己的右手,这不是勇猛而是愚蠢。 地球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而我们就是这个生命体的细胞,我们让别人承受痛苦就是用自己的左手打右手,害的只是自己而已。

我发现,他对生命的 理解与我们在学校或公司里学到的是不太一样。相对于我们把每一个个体分离来看,他更倾向于把所有的生命和非生命做为一个整体来看。我们 在公司里,是要做统一的学习(比如项目管理体系的学习),要穿统一的服装的,而且公司还巴不得我们的思想都能统一起来,以便让公司管理起来井井有条更有竞 争力。而在Isadon先生看来,生命应该各不相同才是正常的。 就是昨天的养蜂场上简单唠两句时他就强调说:人就是应该不一样的。就像我们自己的五官,眼睛有眼睛的特点,鼻子有鼻子的长处,每个器官的位置和功能都不一 样,但结合起来就能够让我们看到这个美妙的世界并能闻到销魂的花香。 生命之间是没有高低贵贱的,每一个生命都不同但都是平等的。

听到这 里,我不得不感慨到,在公司里人和人可是不平等的,按这个人能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益,分给这个人的待遇就会分三六九等。他告诉我,在木之花,大家认 识到每个人的工作都是至高无上的,不管是做饭还是种地,大家都是平等看待,所以没有谁的工作更重要或更高尚的问题,每一个工作都重要,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还谈了很多,有些没来得记下忘了,有些因为篇幅问题省略了。

我 问到,这里有几天年假(主要是因为今早我看到星期天的早上还有人下地干活)? Isadon先生呵呵笑道说,这里没有年假。 我听完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提倡与自然同呼吸的社区竟然没有年假!看到我不解的表情,他反过来问了我一下:那周末你不吃饭吗? 周末休息难道就不呼吸吗? 我愣了一下,说,吃啊,当然也呼吸啊。 他继续说道,世人需要休息是因为对于人们来说上班与生活无关,上班只是为了挣钱。周一到周五积满了压力,所以才需要休息来弥补和回复身心的健康。如果上班 时间像周末一样充实而快乐,那你还需要休息吗? 我听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先把这个问题放一边。我想起了前一天晚上 在“大人的会议”中经历的一个小插曲。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参加大人的会议时,我随意的问了一个恰巧坐在对面的一个 陌生的Family成员,我问:你们住在这么落后的地方,难道不想偶尔去迪斯尼乐园去玩玩吗? 当时那个女的回答让我惊讶。她没有直接回答怎么样,而是善意的反问我:为什么要去迪斯尼呢?我把这个事提出来给Isadon先生听,其实也想顺便听听他是 怎么看的。他听到后哈哈乐了一下,说道:是啊,你想想人们为什么去迪斯尼呢?因为人们追求快乐和幸福嘛。而工作和学习是不能带给人们这样的感受的,所以人 们需要去那样的地方去追寻那样的体验了。如果你天天都能体验到快乐和幸福的话,你还会满世界找什么能让你幸福的地方吗?

本来是准备了一个小时的会面,因为谈得多超过了半个小时将近谈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与木之花Family的创始人谈毕,对木之花社区的灵魂也有了更深层的理解。我们约好下次访问时再对话后结束了这次的会面。

本来星期天我们是打算早点离开木之花的,本来的打算是11点就离开,而玲玲劝我们多呆一会,因为想了解木之花一上午的时间有可能也不一定够。她说对了,我也很庆幸我们接受了她的建议把整个上午的时间空了出来。

在和Isadon先生谈完后已是9点半,然后紧接着是关于木之花的Presentation时间,而这个时间让我们对木之花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写于2014年9月7日: 与Hirocchi先生的谈话 (Presentation)

 

自上一篇写完,已经过了三个星期,期间有很多事情,当时的一些记忆已经模糊,只能一点一点回忆,只写那些还留有印象的部分了。

第二天上午与Isadon先生谈完已是9点半多了,去趟厕所转移到Presentation室,开始时已经是快10点了。Hirocchi先生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冷静和淡定,屋里放着一台笔记本和投影仪,中间放着矮桌,等我们各就各位,他还没开始讲,我便提了一个问题。

我 问,这里的那么多人视Isadon先生为灵魂人物,这会不会导致对某一个个人的极端崇拜,或让木之花变得像一个奇怪的宗教团体? 他解释道,人的意识领悟状态都是不一样的,在全人类通向领悟和理解的过程中,在一个阶段里是需要有一些人在前面带头给别人示范和帮助的。但这只是一个过程 中的现象,当人们都达到了高的意识层次后,就不再需要跟随某个人了。

随后,他做了自我介绍。据他说,他来这里有四年了(四年还是六年忘 了)。他是在日本的一个叫做“大本教”的家庭中出生的。他的志向是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能够实现人人幸福的世界。后来,当他长大后在木之花找到了自己的理念变成的现实,并最后决定到木之花定居下来。他的梦想是,将来在别的地方也能够建成更多 的这种社区。

因为好奇,我问了一些关于大本教的基本问题。比如,大本教里对“神”是如何定义的,大本教怎么看人和神的关系等。他回答说, 大本教主张的是“万教同根”。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神的分身,当我们通过自身的体验提升自己的灵魂水准时,做为我们的集合,神也就会提升。而神之上还有神,神也是需要进化的。我问,神如 何分身成我们的样子?为什么做为神的分身人们之间为何如此的不同?分身是不是像是把一杯浓浓的蜂蜜分成10份然后放水泡成10杯一样? 他笑了笑回答,不是的。神分身时并不是你泡茶一样,而是像我们在中学是学的三角玻璃能够将白色的光分解成不周的颜色一样,是把神的全面性分成一个个的单面 性来体现的。就是说本来神是所有红橙黄绿青蓝紫的集合-白色,但将自己分成一个个的单色,只带一种颜色来体验人生。所以我们的集合才是神,而我们一个个体 只带的神的某一面颜色。 哦~~ 有些深奥。

由于我们提问较多,光回答这些问题就花掉了不少时间,等问得差不多了时间也过得不少了,于是匆忙的翻起ppt给我们讲预定的内容。而随着跟着说明走,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从外在的观察看不到的内在。

在 木之花,并不是不需要钱,但至少他们的生活方式,让人最大限度的脱离的关于钱的烦恼。Hirocchi先生就说自己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账户,因为不需 要,虽然每到年底木之花社区会将把一年的盈余完全平等的分给每一个成员,但到现在有好几年他都没看账户。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知道在生活中我们最大 的烦恼就是来自于钱。我们对未来的不安,我们对现今生活的苦恼,我们对为了知道自己过得好不好跟周围的人做的比较,都是基于钱或与钱有关的。而在木之花, 他们做事情竟然不需要考虑钱!

他们都是富翁吗?富裕到不需要考虑费用?也不是。接下来他讲了木之花的经济状况。他们去年2013年的总收 入去掉一些成本后到年底分到每个人的纯收益好像 也就是3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万8000元),其中因为每个月的生活费每个需要负担2万日元一年共24万日元,那么最后留给一个人的一年最后收入是6 万日元(人民币3500元)。天啊,这怎么活啊!工作了一年最后就剩这点钱,而同时让我惊讶的是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住,行,吃等)竟然只需要2万日元 (1200元人民币)。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态,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人在如此匮乏的状态中体验快乐?

很显然,木之花的整个生 态或是说整个生活是与我们外在的世界不一样的。这里不以经济利益为驱动。这里没有年终评价,也没有对所做的工作的价值评估,也没有 私有财产的概念。他们创建了一个完全与世间流行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不同的崭新的价值观。而在这种价值观里,精神以及服务是最有价值的。钱虽然也是他们生活在 这个地球上的一种必需品, 但他们却不为钱工作,在他们每个人的世界里,生命,爱,精神追求是排在前面的。

我问,那这些存在账户中的个人 的钱打算怎么花? 他回答,这些钱只是保管在个人的账户里而已,但每个人都知道这钱不是个人的,因为在这里没有个人的东西,钱也是一样,都是大家的,他们只是暂时保管这些钱 而已(后来我了解到:在日本,不管是团体还是公司每年要上报财务情况及报税,木之花把一年的总收益按人平分放进个人账户只是为了尊从国家的法律。这么做只 是为了让外面的世界和木之花世界能有一个和谐的接口而不发生矛盾而已)。 木之花的成员在花钱前需要与大家商量,而且不会为了个人的事情(比如想去夏威夷玩或想吃高级烤牛排等)而花大家的钱(包括暂时存放在自己账户里面的钱)。

谈 到没有个人物品的概念我问到,那木之花的人怎样看待结婚与离婚?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世界上最让女人们痛苦不幸的事情就是结婚和离婚所带来的私有财产的纷争 问题以及男人们通过结婚将对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的思想。我想知道在木之花是如何看待这个的。他的回答让我似懂非懂。他说:这木之花,就算是结婚,每一个人 都是独立的,并没有一个人属于另一个人的想法。 而且在这里,人们看待结婚和离婚为同等重要同等祝福,只要每一个选择都是出自一个人自己的深思熟虑,他们都是支持的。包括加入木之花家庭的人或打算离开木 之花的人,都是一样的。 我有些听懂了,又像有些听不懂。 于是就有了他的那句名言:木之花的理念,有可能领先外面的世界,所以世界上的普遍价值观有时在木之花是行不通的。

谈着谈着已经过了12点,因为吃饭时间到了,Presentation到此结束。

在下一篇我将谈谈这次共产主义社区访问后在我身上发生的变化。

2014.9.7
图片说明:

Presentation Room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写于2014年9月8日: 生命的选择

 

一次短暂的访问是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这是可以的。 因为,在访问之前我就渴望迈出一步进变化了。不同之处就是,访问之前我对迈开这一步是有所顾虑的,访问之后顾虑没有了,开开心心的迈出了变化的第一步。

回来之后,我也与那些在灵魂层次进行交流的朋友们做了一番讨论。 我分享了我的感受和想法,也得到了他们的确认和建议。之所以这么做,是想确认自已的想法是不是疯狂的,是不是冲动的。至少这几位朋友能客观冷静的给我反馈而不会因为疼爱我而让我在自己思想的火坑裸奔到烧死。

最 大的变化是关于家庭收入及财产的看法。虽然家庭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我的工作,但我认识到这不是个人的钱, 这是属于家庭的钱,我决定放弃对钱的主权。 之前我是牢牢的控制着银行卡,现在则可以轻松的将其放手了。我不拥有任何东西,现在“属于我的东西”其实只是暂时由我来管理或保管的,这些都不是属于我 的。 没有任何人或物是属于我的,就像我不属于任何人或物一样。 我的身体和我所“拥用”的一切只是从宇宙借来的,我不需要拥有任何人和物,因为灵魂是自由的无限的,没有必要用有限的短暂的东西来表达自己的价值。

我 考虑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很多家庭,女人的地位,年老父母的地位得不到重视?感觉其中的一个根源是因为人们把家庭收入看得太重了。 导致的现像就是,把能够挣钱的人看得很重,而把维护家庭为家庭的幸福付出却没有收入的人看得很轻。 木之花社区的生态给我们展现了一个不一样但生机勃勃的价值观。 任何工作,任何人,只要是为家庭付出努力的都是同等重要的。 做饭的人和出去卖蔬菜的人,做出的工作是同等有价值的。

木之花是把家庭成员的快乐放在首位的。 他们每晚进行大人的对话以进行心灵深层的沟通。他们相信所有的疾病都是起源于心,梳理好并护理好心灵人自然就会健康。 在这个社区里,心是最重要的,以至于钱的地位可有可无,他们已经开始体验不需要太考虑钱而只需考虑“如何与大自然与周围的生命们共同协调一起创造幸福”的 生活方式了。 生活在如此充满爱和关怀的家庭里,每一个生命的存在充满了生机,他们当然不需要通过购买奢侈品或通过吃放了很多调料的动物尸体来让内心得到满足。这一切并 不是因为他们钱多,而只是因为他们有了对生命对宇宙更加灵性更加让生命喜悦的看法和理解。

一次对共产主义社区的短暂访问,让我看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 他们与我们一同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个地球上, 却创造着与世间不一样的生命体验。 我们想体验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生活,现在是时候做出自己的选择了。

全文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