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 活动 » 不一样的角度体验一场忘年会~ 在日朝鲜族女性会2016年忘年会小记

不一样的角度体验一场忘年会~ 在日朝鲜族女性会2016年忘年会小记

这次我是以首席音响师的身份参加的在日朝鲜族女性会的忘年会。

当然首席音响师是我自己封的。 因为从小老师就教我们要学会低调,而且要对自己的工作富有热情和自豪。

我实在不想张扬,但是又憋不住想说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地球驾驶员。 是的,大家都是我的免费乘客,虽然看似只是在摆弄电脑,其实我是在操纵着地球带领着70亿人在茫茫的宇宙中航行。但是为了保持低调我委屈了一下自己自封首席音响师了。

因为这次的舞台特别的高,有点像李白所说的飞流直下三千尺,在舞台上看会场是这样的感觉。

如果换成观众在最后面的坐席上看是什么感觉呢。

发现很多人对舞台上进行的节目以及在舞台上播放的视频是不关心的。 大家都是在忙着互相祝酒干杯,借此地拓展自己的人脉。 (笑)

当然,我也不闲着。 管理音响最大的缺点就是有节目的时候无法离开自己的岗位。但就是在如此艰巨的环境下,我还是跑下去照了不少美味照片。 这要对吃有多大的热情和爱呀!

当然,跟以往的忘年会不同的是,这次我无法坐在座位上美美的享受这些美食了。 因为节目较多,离开控制台的时间也就只有半个小时。 这让我很是内疚,我对不起那些美味的食物们,不是哥不想你们,只是哥身不由己啊。

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 因为总是忙碌,避免了自己坐在座位上发呆无人理,而开饭又遥遥无期的尴尬。 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跑到贵宾席上去给各路神仙敬酒拍马屁了,因为神仙说的都不是一般人话(都是神话),像我这这种打杂的实在是达不到境界跟神仙们谈笑风声一起吹牛,与其跟神仙混还不如跟小孩唠嗑更真实有意思一些。

其实对这次的饭菜,我想给差评。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差评也是相对的,因为以前的女性会忘年会吃得太好,可能是因为跟以前成了对比才会如此。 记得几年前参加女性会的忘年会,那个菜种类多量也多,不仅在忘年会上吃得很饱,而且晚会结束时还能打包回家继续吃上两天。 哎。。。可惜这种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一直以来女性会的晚餐是在日朝鲜族忘年会中最好吃的,最具朝鲜族特色的晚餐。

在回家的路上,跟一位同路的也是给晚会提供菜肴的赞助者一起唠起来。我把这些事情写在这里并不是要说主办方坏话,而是因为我怕现在不说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也没有机会帮主办方改善了。

我们认为以前的那种自助餐形式的会更好一些。 原因有二: 一是这样看起来菜肴丰盛(因为都放在一起),感官上更能刺激人们的食欲。 第二是自助餐的形式有助于人们走动(因为要想吃就得自己去拿嘛),能够让参与的人被动的与各路平时相处不到的人们交流。

嘻嘻,不多说了,吃了人家还话多,多不好啊。 讲讲节目吧。

可笑的是,一场只有三个小时的忘年会,竟然有十几个人从下午1点30开始就忙碌起来的,可悲的是,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没想到,一个简简单单的忘年会竟然需要如此多的事情,如此多的人投入进去。(下面的两张照片来自全贞善老师)

于是,这些杰作就出现在了会场入口。 (下面的照片来自朴花善老师的朋友圈)

女性会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每次忘年会都会比预订推迟半小时开始。 这次也不例外,就算天塌下来,海枯石烂,天变地动这种优良的传统一直保持到现在。 不得不说,这不是Staff们不努力,本来这种时间结构设计就有问题。

因为会场的管理员是日本人,他们对管理的严格和按规章制度不是像咱们这种走遍天下灵活变通的朝鲜民族所能理解的。 他们规定6点钟才能给会场开门就绝对不会在5点59分偷偷给你开,真的,日本人的认真不服不行。 而晚会开始时间是6点30分,从开门到进行装修和摆设,还有各种节目的排练及设备的调试需要在短短的30分钟内完成,神仙也做不到啊。 于是开始时间推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管怎样,原定6点半开始的到了7点才真正开始,然后开饭时间推到7点半之后,而8点多还有文艺节目,关门时间又是不能延后,于是整个吃饭交流的时间就被压缩了。  我在不需要机器操作的空隙下来吃饭,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吃饭,结果碰到一位能说会道又擅长说政治又充满大义的韩国人,一边听他吹牛一边点头,趁他说多了口渴咽口水的时候赶紧夹两口菜吃,就这样在半个小时解决了半饱。 说真的没能静下心来慢慢享受那些美味的饭菜时在是遗憾啊~ (希望那位韩国朋友看不到这篇文章,要不然下次见到你我还得到处躲着多不好啊)

本来以为打着帮忙管理音响的借口过来可以大摇大摆的吃上一顿饱饭,看来我失算了… (哭ing)好吧,我承认,我不是什么爱心泛滥为人民服务,其实我是贪吃… 为了吃,打着助人为乐的旗号混进来的。 结果, 忘年会开始前我去登录要交参加费的时候,人家说我是来做奉献的给我免了。 天啊~  惭愧啊… 你们如此善良,我怎么忍心说你们主办方的坏话呢!这样吧,我会尽量克制,尽量少说点你们的坏话吧。

第二部节目开始后我又在后台忙碌起来,各种音乐的准备,还有投影仪的调节等,不过站在舞台侧面看节目有着不一样的感受,不信给你们看一看。

而大家在舞台下面看是这种效果(以下照片由李英顺 현빈마마分享在群里的)

下面的照片来自朴花善老师

小孩们的节目是很有趣的。 由其是这些孩子穿上民主服装,在日本看到这些景象总会有一种亲切感。 不过不能被这些外表所迷惑,这些小伙伴们现在分不清自己是谁。 因为他们之中很多是出生在日本,从小习惯了日本的环境,在学校他们说的也都是日本语,但是回家跟父母说的是朝鲜语,所以他们自己应该是很迷茫的。

之前一次闲聊时好像听过这样的话,说因为朝鲜族都是分散在东京的各个不同的学校,所以当小孩们上学后发现自己跟别的伙伴们不一样的时候他们内心是有一种自卑的或甚至回到家后不愿说日语以外的语言。 不过朝鲜族的学校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同伴,让他们找到了自信。 不知是不是真的?

在我看来节目嘛很一般。 不过想想,我们大人已经习惯了韩国语和中文,所以看起来这些小孩们的表演没什么特别, 但是如果想想他们所处的环境,如果说出生在国内的小朋友们能够用英语唱歌跳舞的话我们会觉得很了不起一样,对这些孩子们来说,现在的这种体验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一辈子。 等他们长大了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会明白,现在他们的父母努力的在日本千辛万苦给他们创造这样的环境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有很多节目,就不一一描述了。 放一些照片。

这是抽奖节目。 有很多人提供了奖品,其中还有迪斯尼乐园的也有学习机还有各种商品卷等。

下面的照片来自朴花善老师的朋友圈(左下角的照片是对女性会提供捐助的人们)

因为角色使然,有很多珍贵的场面我无法拍到,也无法一一追述详细的内容(毕竟坐在盲区会遗漏很多细节),如果有遗漏了重要的场面和节目请谅解。

下面是一些节目的照片。

手风琴演奏民族歌谣,大家一起翩翩起舞~

哈哈,正如你所见! 最后一个节目是最近火遍全球的PPAP。

下面的照片由文英花老师在群里分享

PPAP把会场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这时候时间已经过了9点,而原定的计划是这时是要结束的,因为场馆关门时间(记得应该是10点,不过我们要留至少半个小时打扫时间)是不会推后的。

很遗憾我没能在观众中参与无法知道大家吃得怎么样玩得怎么样。 不过后来在女性会的群里看到一些反馈说感谢主办方因为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之类的留言,我想,也许对大人来说这只是一场吃吃喝喝的晚会,不过对于孩子们也许就不一样了。让我说呢,因为自己只吃了个半饱所以对于吃是有一些意见的, 这次没有桔梗和辣白菜,而且菜品感觉少差评(只是对菜,而且纯粹是个人评价)。整体嘛,考虑到在整个社会在追求财富的时候女性会还能够如些付出的去关心和坚持不懈地改善孩子们的教育为孩子们创造舞台,真的很赞!这个可以给五分满分!

一个不同的角度,让我也体验到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晚会。 我看到老师们在背后的默默付出,看到了社会各界人士对女性们的尊重和对孩子们的教育。虽然这些西装革履的人们也像我一样找了个借口(他们的借口是关心第二代的民族教育,跟我的借口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能够参与起来并一起为孩子们的表演喝彩,对孩子们的成长以及对他们认识到自己是谁是非常有帮助的。

最后再分享一下女性会的感谢列表。 这些企业和团体可能在女性会及朝鲜族学校的成长提供了帮助。

不得不说,这些企业和团体在给与帮助的时候也在或多或少的影响着学校和女性会的发展。 想做好事,没有钱是不行的,尤其是在日本这种只认钱的资本主义社会,于是怎样弄到经费和如何招到有才能的自愿者带着激情参与进来是这个组织今后发展的一个关键课题。 别看表面上光鲜,但如果没有资金的投入和社会的关注这个学校有可能哪天就关门了。 这不是吓唬人,这是我们可能今后要面临的现实。

虽然不太喜欢那些把商业气氛带到这种场合的那些顶层决策者们,但也能理解他们的苦衷。 朝鲜族在日本还只是起步,还没有足够大到能够有影响社会的力量,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成长和关注,需要树立一些典型的『英雄』们来带领大家在日本这块原本不属于我们的地方创建我们的空间让我们的亲朋好友及孩子们有立足之地。 这是活在这个资本主义时代的算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有些人出于自己的利益和名誉方面的考虑做出了”同流合污”的选择,也有些人有着不一样的价值观而选择冷眼旁观指指点点,但不管怎样,我们需要团结,这才是大家一起发展的最合理的选择。

不说了。 最后上几张照片结束这篇文章。 (一部分照片来自朋友圈和群,不再一一标明出处了)

记得Akira Studio照了女性会理事和老师们的合照,等那些照片分享出来后再在这里更新上去。

【全篇完】

 

DorajiSarang

喜欢编程,更喜欢写文章。编程是为了赚钱生活,写文章是为了传递生命的喜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