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 访问 » 木之花家族 Kid’s Camp 参加日记

木之花家族 Kid’s Camp 参加日记

2015年8月1日到5日,我有幸参加木之花举办的第一届国际Kid’s Camp活动给同时来参加的三位中国家长做翻译。我将所见所闻尽可能的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了下来。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昨天终于把行程定了下来,给道代(Michiyo)写了邮件问了一下我认为最最关键的问题:这次一住就是一个星期,请问洗衣服怎么办? 道代(Michiyo)也用最快的速度回信解答说:衣服可以在进浴池时放到一边跟大家的衣服一起洗。放衣服的地方有写名字的地方,写上自己的名字就不会跟 别人的弄错了。

我想起了今年早些时候网上疯传的一个辞职信,是一个老师,他在辞职信上用惊艳的字体写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还好,我不需要辞职。

昨天跟赵会长谈了我要把工作进度往前赶,然后休四天去木之花的想法,他很好奇,问我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回答说:那个地方就是我们以前在课本里看到的类 似“共产主义社区”,“乌托邦”的地方。唯一的不同点就是,以前我们认为只有物质丰富了才能实现共产主义,而木之花则认为人们意识到生命是一体的时候就可 以实现。会长拿起杯子站起来,若有所思地走了两步像是似懂非懂。也难怪,换上谁都会一样迷惑,人们会问,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村庄?他们怎么生活?他们幸 福吗?他们没有烦恼吗?收入呢?吃什么玩什么想什么?等等等等。。。。。

我可能无法帮人解答疑惑,因为我本身就抱着很多需要解答的疑惑。不过我想,给自己找答案的过程,也是给同样抱着好奇和疑问的人们寻找答案的过程。不管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总会有收获,就算是“没有答案”其实也是一种答案。

为了能更好的体验和了解,我将周末的时间也用上,尽量早点去木之花。
我给木之花提交的行程计划是:
7月31日 星期五 下班后在东京出发 到目的地富士宫晚上10点
8月1日 星期六 — 8月5日 星期三 在木之花停留
8月6日 星期四 下午从富士宫回东京

还有一个星期,精彩的世界将近一步。

2015.7.23 Thu

2015年7月28日

我们之所以坚持某种生活方式,是因为相信这种生活方式是合理的,虽然还谈不上完美,但毕竟在我们所能看得到的选项中是最现实最善的选择了。像我们每 个人一 样,木之花家族的人们好像也在做着他们最善的选择,而生活方式却看起来与我们大不一样。这是为什么呢?他们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收入,也没有拥有多少好玩的个 人物品,却跟我们一样快乐,甚至有时候快乐得让我们有些羡慕嫉妒恨。

这两天跟木之花的邮件频繁了起来。主要是讨论这周五到木之花的日程及 翻译的事情。我发邮件告诉木之花我要提前出发争取晚上九点到,刚发完邮件马上就收到回 信问要不要给我留一份晚饭,我心中暗喜,求之不得啊。木之花提倡素食,食物都是自己种的蔬菜和水稻,而且还不用化肥,好久没吃了想起来都要流口水啊。而关 于翻译,是这样的。8月3日起有一群小朋友们在家长的陪伴下参加木之花的夏令营,其中有一部分小朋友来自中国,由于中国的小朋友不懂日语,所以在第一天的 欢迎会上他们想把欢迎歌会的歌词翻译过来打上字幕让中国的朋友们看。做为木之花家族的“编外成员”,自然而然这个好事落到了我身上,而我正好也乐不得找个机会参与进去,我不光要参与歌词的翻译,更要参与到整个活动中去,并与木之花的家族成员们一起深入的交流。

上 周还跟中国成都的Fan联系上了。 她是一位美术老师,去年曾在木之花住过三个月,去年我第一次访问木之花的时候就听木之花的人们提到过Fan,只是因为刚好错过时机没机会见一面,一直都是 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让我惊喜的是这次的中国团队正好也是与她有着关联而且她也会过来在木之花停留两个星期。不光是Fan,听木之花告诉我说那个上次我去的 时候见到过的来自韩国的Lin也将在木之花。如果将人心当做风景的话,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移动的风景。就像人们为了追求美好的风景而不惜花费巨大的资金和时 间去拜访,有时为了与一个移动的迷人风景相见,我们也会疯狂的去追随心灵的呼唤。这次能够与这个星球上志同道合的人们的相见,对我来说就像去天涯海角看地 球上的绝色美景一样,想想都让人激动不已。

今天上班时偶然翻到压在抽屉最下面的泰戈尔(Tagore)的园丁集,读到:
My heart, the bird of the wildness, 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 eyes.
They are the cradle of the morning, they are the kingdom of the stars.
My songs are lost in their depths.
Let me but cleave its clouds and spread wings in its sunshine.
我的心是只野鸡,它已在你的眼里找到的天空。
你的双眼是清晨的摇篮,是繁星的王国。
我的歌消失在你的眼睛深处。
就让我冲破它那层层云朵,在它的阳光中展翅翱翔吧。

我想,这也许可以当做是我心情的写照吧。我在木之花的生活方式中找到了某种让我激动的光亮,那到底是什么,马上这个周末就可以近距离接触了。我多么希望能用我的心去触摸那让人激动的源泉,愿将那份美好的景象用文字记录下来与更多的人分享…

2015.7.28

2015年7月30日

下班后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但是一想到明天就要去木之花,这个心情激动啊。赶紧将明天要带走的东西一一摆上,看看能不能装进一个背包里。

首 先,木之花的邮件中提醒说尽量不要带合成界面活性剂的沐浴露,洗发精和牙膏等。我不知道什么是“合成界面活性剂”,不过在邮件里还补充说是为了对环境和 人体好一些,我估计平时用的那些化学品应该都是吧。正好那就什么也不带了,把那些又重又大的洗漱用品一拿出来,感觉东西至少轻了一半。嘻嘻,那我就只带一 只牙刷好了。

参考:邮件中说要带的物品
【ご持参いただくもの】
・寝具(パジャマなど)
・ハンカチまたはハンドタオル2~3枚
・洗面用具など
宿泊施設に使い捨ての用品をご用意しておりません。
石鹸、クエン酸リンス、手作り歯磨き粉・湯上がりタオル・ドライヤーなどは備え付けのものをお使い頂けます。
※合成界面活性剤を含んだシャンプー、コンディショナー、歯磨き粉等の持ち込み・ご利用はご遠慮ください。ファミリーは環境と人体に負荷の少ない暮らしを実践しております。こういったことも含め、体験して頂けたらと思いますので,どうぞご了承ください。

夏 天出门有个好处就是衣服轻便。不像冬天需要厚重的保暖的,夏天只需带一些短裤和短袖就可以了,又轻又不占地方。我带了两条裤子,两个T-Shirt, 四个内衣,一个睡衣,还有两双袜子。哦,对了,他们提醒我其中有一天是去河边游玩的,在邮件里特意提醒过我带泳衣呢。记得去年访问时感受是,木之花的住民 们穿着宽松的朴素的服装享受着夏天的凉快。看来我就不需要带什么正装和时髦的服装了,就带平时在家穿的舒舒服服的衣服就行了。

参考:关于住宿
【宿泊施設について】
・「おひさまハウスひまわり」および「木の花庵」は、エコビレッジの生活空間と一体化した体験型宿泊施設です。食事や入浴等、ファミリーの生活と同じ施設を共有していただきます。
・お食事は、ファミリーのメンバーと同じく大ホールでのビュッフェ形式となります。木の花ファミリーが生産する無農薬有機のお米と野菜による健康的なお食事をご提供します。肉や魚は一切使わない玄米菜食が基本ですが、ファミリーで飼っている鶏の卵は使用しています。
・宿泊は、おひさまハウスひまわりに隣接する「木の花庵」となります。落ち着いた日本家屋の建物で、和室のお部屋となります。
・部屋数に限りがあるため、基本的に同性の方どうしの相部屋となります。
・ファミリーの施設は、禁酒・禁煙です。ご了承ください。(喫煙は屋外でお願いしております。携帯灰皿等を必ずご持参ください)
・入浴は木の花ファミリーメンバーと同様、男女で時間を分けての大風呂での共同入浴となります。

还 有什么呢。。。对,还有手机,还有充电器,还有电脑。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在木之花,人们是不用手机的。比如去农地工作时,小组只带一个手机,用来进行 联系,其它时间个人是不需要手机的。这要是换成我,让我一天不用手机,估计都会疯掉。这回去木之花,手机依然是我必需要带的物品之一,不过我也很乐意尝试 一下看看,如果一天不用手机地球会不会停掉。至于电脑嘛,必需要带,因为我要写文章,每天要把所体验到的事情和感悟到的东西记下来,愿意让更多的人看到, 地球上还可以有这样精彩的生活方式。

嗯,还有什么呢。 好像也没有什么了,对了,需要钱,怎么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呢!不过需要带多少钱呢? 这次去木之花,其实是做为工作者Helper,就是短期住在木之花成为其中的一员和其它成员一起工作,木之花对工作者(好像是得通过大部分成员的同意,并 不是自己想当就可以当)是免除食宿费用的。在那里吃饭是不需要花钱的,住也是不需要花钱的,喝水都是喝的自己配制的饮料,洗衣洗澡都是共用的,那里不喝酒 也就不需要去24小时店买啤酒,水果蔬菜都是自己种的,用车也都是共用的。。。我翻了翻钱包,里面还有一万日元(折合人民币500元),却不知道该怎么花 掉这些钱。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从来不曾体验过的富有。。。 据说人们生活中很大一部分烦恼来自钱,有人说如果在我们生活中不需要考虑钱(或者有很多钱,或者不需要钱),那我们就会幸福很多。

我倒是愿 意将木之花称之为“共产主义社区”。我知道实际上木之花家族这跟我们在中学的教科书里学到的共产主义有很多根本上的不同,但这是迄今为止我所见到 过的最接近于那种理想主义的生活方式。同样的单词,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我还是愿意用那个我们叫了好几十年叫得都没有激情没有感觉的“共产主义”来 称呼我心中最美好的生活方式,也以此来称呼木之花。

木之花,今夜我要梦着你入眠…

2015.7.30

IMG_20150730_225931

2015年8月1日

IMG_20150731_181330

昨天晚上,坐上从东京车站直达静冈县富士宫的高速巴士,经过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再坐上来迎接的车,晚上9点半左右终于到达了木之花。

IMG_20150731_181849

巴 士刚从东京车站出发路过国会议事厅前的大路时看到至少有三波大部队打着旗,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不要战争”之类的标语。联想起来之前听说过在日本政府秘密 通过某种保安协议的时候就有好几万人聚会抗议,想必人们又要聚集起来表达某种意愿了。巧合的是到达木之花的时候正好也是大人的会议时间,木之花家庭的人们 正在大厅看着战后70年相关的记录片,探讨好像的是战争受害者的现状及未来怎么办的内容。这么说来今年的8月15日是日本终战70周年,感受到的是在日本 的各各角落大家都在回顾和反省战争给我们带来的种种变化。

IMG_20150731_183148

一 开篇就写这样的内容,显得有些沉重了,不过既然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事情不能说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通过某些事情,我们可以看到 自己内心的贪婪和憎恨,通过净化自己的内心,我们可以给我们的后代创造一个不再有我们这个时代我们所体验的痛苦的世界。

不知是不是由于纪录 片的原因,刚进入木之花的时候感觉气氛有些凝重。不过他们为我留的可口的饭菜倒是散发着诱人的味道香喷喷地等着我享用。等吃完饭去泡 澡,他们还特意为我蓄了一池新的热水让我一个人用,我感觉自己像是当上了皇帝一样,这实在是太享受了。等泡完温泉出来时,他们已看完记录片正在讨论某些内 容。于是,我也坐下来参加大人的会议。

11811338_10207216562191031_8098504240701114704_n

11695925_10207216570271233_7542477337919024685_n

11836779_10207216563511064_204607378319837210_n

会 议中听到最多的是Isadon-san这个名字。好像是在讨论说,没有Isadon-san该怎么活跃大人的会议的气氛之类的。有的人说,我们太过依赖 某个人给我们最终的答案和为我们制造氛围,我们都变得有点懒得思考了,正好现在能够激发我们自己去想问题去通过沟通来解决问题。也有人提出问题说,自己有 时感觉沉闷想睡觉,不知该如何让大家让整个家庭重新变得快活起来。还有人晒出来自己写的最近两天的日记跟大家分享自己做了什么以及在农场工作时跟朋友谈了 什么,自己感悟到了什么(比如恨和爱是不是一个等问题)等。每当有人提出问题或发表看法后,如果赞同人们就会举手晃一下,如果不同意的话就拿起身边的麦克 风讲出自己的观点。

做为从外界一下子扎进会场的外来人,我就坐在后面看着整个过程。起初大人的会议给我的感觉是好像世界末日要到了。因为 大家是那样的认真的去讨论,去分析, 努力地去阐述如何才能把这个家庭的氛围搞活跃起来,当一个核心人物离开的时候,如何让家庭维持下去等等话题。我还以为木之花要解散了呢。后来发现,这只是 讨论的一部分,可能碰巧讨论到这个主题而已。我满怀激情和快乐来到了木之花,看到的并不是一直期待的桃花源一样的和谐美满幸福,自己想想也很可笑,我就说 这世界上哪能有桃花园嘛。人都有不完美,人都有思想上的执着和盲区,这里唯一与外界不一样的只不过是大家愿意坐下来拼命的分析和沟通直到让每个人都把心中 的话说出来为止,没什么特别的嘛。哼。

11800189_10207216571151255_5093511920319688984_n

11822824_10207216571351260_6439509451769450711_n

因 为之前来过两次,有几个熟悉的脸感觉非常的亲切。我也见到了来自韩国的Ling-chan,她比我早来几天这次是带着自己家的姑娘来的,我也给她看了我 家七个月姑娘的照片。还有Hasumi-chan, 她说她还在学习中文,不过长进不是很大,说这次又来中国的朋友得好好学习了。木之花给我安排的住处是一个和室(日本榻榻米房间),里面已经住着Syuu- Kun, kun是”君”的发音,主要用来称呼年轻的小伙。他来木之花已经有四个月了,这次主要负责kid’s camp活动。今后一个星期,我们就是室友了。我们住的房间对着日式庭院,打开门看风景非常惬意。大人的会议是快到12点才结束,结束后与之前一直联系的 木之花家庭的成员谈话,非常的开心,我能感觉到他们是真心的欢迎我,我也感觉到我和他们是可以敞开心说话的。

在这里,大家都有爱称。一般都在姓氏(也有自己取的艺名)后面加一个chan(ちゃん,中文发音Qiang),所以我在这里的爱称是pei-chan,嘻嘻。 大家都管我叫pei-chan,就连我住的小房间上面写的也是这个。

晚 上睡觉前跟室友Syuu-kun聊天,我好奇的问了他是怎么知道木之花的。他告诉我说因为他有洁癖,无法融入社会,于是在三年前到木之花接受为期一个半 月的治疗。后来好了很多回去后工作,在幼儿园当老师,但依然还是无法很好的融入社会,于是四个月前辞职干脆来到木之花长期居住。至于未来之路好像自己也没 有特定的方向,但是喜欢像木之花这样的环境,想在这里一边生活一边寻找答案。

11822367_10207216571911274_7300182188257752818_n

11825157_10207216573071303_7025887730999534698_n

11707769_10207216575631367_1936577630887391287_n

从今天起,在木之花为期一个星期的生活开始了,期待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也期待着与木之花家庭的各种交流,万一不小心找到从此让人类走向和平与幸福的方法了呢?

2015.8.1 早上

11825108_10207216576671393_2855104522086291051_n

2015年8月2日

昨天过得很忙,发生的事情也很多。从一上午的会议开始,下午的会议,晚上的会谈,还有大人的会议,基本上,到了晚上11点的时候,前一天空空如也的 心基本 也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和要做的事情。人,最难做的是放下一切,因为放不下,所以将那种千丝万缕的想念带进生活的每一个瞬间。

昨天 最惊奇的一幕是,当我在谈话室里工作时有一个小女孩走进来,说他们正在大厅里写Kid’s Camp的行程可不可以帮忙看一下中文翻译。让我迷惑的是,女孩子看起来很小,小得就跟小孩似的,但说话的口气却很成人,也很安稳,一点都不像小孩。难道 我碰到了传说中的童颜?一个人的面相和言行能有这么大差距?到大厅还没入坐我就忙着问她的年龄,我是大概这么问的:姑娘,我看你年轻得不可思议,可否请教 一下芳龄?姑娘微微一笑,就像武侠小说里那千年出来一次走江湖的仙女一下样轻盈的回答说:13岁。于是我张着嘴像木头做的鸡一样呆了半天。

后 来跟别人谈到这事,一提到Kanoko-chan(和乃子,就是那个13岁小孩),他们告诉我说她很特别。像别的13岁的小孩一般都是贪玩,而她却是喜 欢参加大人的会议,喜欢听各种对宇宙啊对神啊对人际关系的解决啊等话题。听说她基本上没有同龄的朋友,而之前还因为觉得学校的课程索然无味退过学,我释 然,这样懂事理的小孩怎么可能有谈得来的同龄人而庸俗的学校教育怎么可能会让她喜欢。而奇怪的是,木之花的人却对此不以为然,有人告诉我他们也问过 Kanoko-chan的父母,问他们小孩随谁?据说她的父母很无奈的回答:她跟父母谁也不像啊。

虽然身在木之花,但工作和自己要做的事情 还是在心里,所以上午就在谁也不用的会谈室里工作。打开电脑,联上网,我想到:互联网缩短了我们跟世界的距离,同 时也让我们无处可逃,就算我跑到木之花,工作还是随着打开电脑找到了我。于是,上网,查邮件,发短信,打电话。。。。 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中 午时间到了,就自觉得去食堂准备吃饭。在木之花,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老子(不是我,是老子,那个战国时期写了道德经的老头)说过“无为而治”,这里就 像是那种境界的现实版。到木之花才发现,不用管理的团队,其实是省了很多资源,至少这里不需要什么科长部长之类的管理员,也不用安排人天天检查你的进度或 绩效,也不用对资产安排专人看护,一切都交给自治。他们所做的就是订好规则(比如温泉浴池,男女分时段使用),大家一起遵守,快乐而又高效的共享资源。想 想我们世界上大部分的公司,很多的工作量都是放在了管人和管事上面,木之花让我看到,原来世界上的组织不是千遍一律的。

吃饭时,正好坐在 了Mika-chan的对面,于是午饭时间变成了一场对看得见的世界和看不见的世界的探讨。比如这个世界是如何构成的,宇宙中最根本的规 律是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看不见的世界与我们所看得见的世界是怎样相互影响,善和恶的关系,爱和恨以及无关心的状态所代表的是什么,我们出生的地球上 的目的等等等等。期间还有一两位参与了我们的对话,大家聊得很high, 真不可想像,就吃个午饭,至于吗。

下午两点参加了另一场会议。 Michiyo-chan给我们看了8月3日到8月6日的Kid’s Camp的日程表,我跟另一位同时懂日语和中文的Ling-chan一起了解日程并彼此分担任务。到此为止,对整个活动中来自中国的小孩及加长人数还有木 之花安排的计划也有了大概的把握。开会一直到五点,感觉有点累了。让我感觉累的不光是因为开会探讨了很多细节问题,更大的压力来自我需要翻译很多日文的资 料。本来我是想花更多的时间跟木之花的人们对话,但是我现在清楚,我必需要把时间重新安排一下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翻译资料上,因为以后有很多中国人会带着好 奇心访问木之花,而这些材料也许会让他们更好的了解这里的理念和实态,提供一个与以往不一样的观察和体验生活的角度。万一哪一天共产主义真的在中国实现了 呢?

晚上又是边吃饭边讨论工作的意义。晚饭时随意坐到旁边的是有一个曾在NttData公司做项目管理的人,他已经辞职并长期呆在木之 花,他先是问了我的年龄 然后告诉我他也是这个年龄段并开始打开话匣说从33到40初头的一代是天平一代。我头一次听说便急忙问题是什么意思,他说,我们正在经历一种变化,从物质 中心转变到精神中心的时代,而这一代人就是过渡期中在精神世界和物质世中徘徊的一代。因为对话题感兴趣,我们便一起探讨了真正的让人快乐创造价值的公司应 该是什么样子等等。这天的晚饭又成了一场探讨会。

后来我们的话题因小孩的会议而停止。小孩的会议就是,每天晚饭后小孩子们上前发表自己今 天做了什么有什么感受等的会议。大人们就坐在自己吃饭的地方看愿意 发表感想的小孩们的发表,有时鼓掌有时也会加几句comment。整个场景随意而充满欢乐。这里的孩子好像也不太在意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至少我在整个过 程中没有看出来谁是谁的孩子,也许这种错觉就是木之花所提倡的“孩子是大家的”这种理念用现实体现出来的吧。

11057708_10207224428507684_7014409923824551049_n 11709661_10207224428187676_664163183453964472_n

文章变得太长了,剩下的两件事我就简单带过了,因为上午还要工作,还有翻译,实在是没时间好好坐下来悠闲的写一篇长文。

吃 过饭看过小孩的会议后木之花安排我跟Isadon-san见面。场所是在另一个房屋,大厅里坐了不少了,我们就围着一圈进行谈话。主要还是 Isadon-san在讲,然后我就见缝插针地提出一些问题听他的解答。前一天在大人的会议上大家所激烈讨论的Isadon-san就是他,而他俨然是这 里的灵魂人物,我见到的很多人都说有他在和没他在现场的氛围很不一样。我在想他是智者?独裁?教主?还是隐者?他跟我提到了Katakamuna(一种如 何看待宇宙,人以及生命万物的一种像是哲学像是物理学的理念),我也很赞同Katakamuna对宇宙的认识因为这也正好与我所理解的宇宙相近,但我也提 出了一个问题说这是不是一个宗教。Isadon-san呵呵一笑回答这不是宗教,这里没有教主也没有教义,可以把这个看做是宇宙物理学。

会 面结束后出来,Ling-chan也在旁边,我就自言自语说木之花会不会成为一个宗教(因为我对宗教一直有着又爱又恨的感情),会不是成为崇拜一个人的 组织?Ling-chan很严肃的说,Isadon-san很智慧,他能够在繁杂的情况中将问题剖析清楚,让迷茫的人自己找到答案。而且他充满爱心,任何 接触过他的人无不为他的爱心所感动。在这里很多人都喜欢Isadon-san. 我想起来不知在哪个书里看到的那种部落,说部落里有一个智者,帮人解答各种迷津,我想,在木之花的家族中Isadon-san是不是就是那种智者呢。

会 面后十点多出来,又参加了大人的会议。会议的主题还是跟昨天一样,大家讨论这个大人的会议是不是有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以及怎么进行下去等。其间我也发表了 我的意见,大家都提出了各种想法和意见后会议就结束了。值得一提的是,Hasumi-chan分享了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Ling-chan和 Hasumi-chan之间原先好像有了一个误解,正好今天她们吃饭时坦诚对话,解决了这次的误解。某些时候,沟通能解决问题,真不是吹的。也许在我们的 如今的社会上,人际关系家族关系的紧张和烦恼真的就缺一个沟通。

半夜12点回到住的地方,看到在旁边的谈话室里室友正在准备着Kid’s Camp的事项,我也凑过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主要还是谈到了大人的会议如何让气氛活跃起来,因为大家第二天还要工作,所以晚上的大人的会议上如果心 灵得不到舒缓第二天会很累。室友找不到答案,我也想不出答案,讨论也就在“这是为什么呢?”的重复中不了了之。

由于困我就回来睡了。一般我睡5个小时就能起来,今天早晨却一直睡到将近7点,看来我昨天是真的有点累了。今天晚上来自中国的小朋友及家长们就要到达木之花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看来只能抓紧时间了。

2015.8.2 早上

2015年8月6日

这几天一直很忙,旧的体验没来得及整理,新的体验不断的出现。等今天所有的Kid’s Camp活动结束送走了来自远方的客人后,自己也要离开木之花了。从下午三点到下午六点,是这几天我得到的唯一一次能够安静的坐下来思考并写文章的时间。 过了六点我就要坐车回东京了,再次回到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

很多体验已经不断的被新的体验冲洗覆盖,再也写不出当时的心情和感受了。但我 依然还是愿意以时间顺序把这几天发生的体验到的写下来,算是我对人类共产主义 事业的一点贡献。我相信以现在的状态共产主义在地球上是绝对不会实现的,但木之花让我看到,也许,共产主义可以实现,前提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改变。让人哭 笑不得的是,改变每一个人,看起来要比实现共产主义难度还要大很多。

在这里的几天,像是在桃花岛,仿佛来到了与世隔绝的地方,跟见到的人谈的都是心灵方面的话题,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以世间的熟悉的思维方式进行的,其间有了很多快乐和感动,有些记忆可能还会伴随我很长时间。

而一想到再过五个小时就回到东京,我心中难免有些惆怅,我知道,那边有一大堆事情在等着我,一回去,只要过上一天我在木之花的记忆会被刷得干干净净。那是另一个快乐的世界,虽然与这里的快乐不一样,但足够让我忘我的投入进去。

所 以,我把现在心中想着要写下来的内容整理了一下,并保存在记事本上,以便让我回去后再想写的时候能有东西能提醒我曾经发生过什么。真的有太多的东西,我 一时半会无法整理完,还有那么多照片,我需要慢慢挑选。我知道,这是一个作品,也是一个故事。在以后的时间里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曾发生在我身 上,但通过这个故事你也许能够看到些什么,至于那是什么,不好说。

2015.8.6 离开木之花之前

2015年8月9日

请允许我的任性。本来是想按时间顺序写,但还是觉得很重要,我先写一下我心中的一个疙瘩。这个疙瘩现在已经解开了,但是它曾经让我早上五点起来一个 人对着 太阳苦恼,甚至让我有个念头认为木之花不欢迎我这样的人,有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访问木之花了。这件事,如果我不写出来没有人会知道,一切就像是没有发 生过一样,但我还是要执意写出来,就为了如实的记录了解一个社区的过程中的关键时刻,也为了给自己一个警觉时刻保持清醒。

Kid’s Camp开始的第三天也就是8月5日晚饭时间,有一位长期在木之花居住的朋友过来说有话要跟我说。问我在Kid’sCamp第一天晚上宇宙老人 (Isadon)给小孩们讲故事的时候有没有把所有内容如实的实时翻译给两个来自中国的小朋友们听?我说没有,因为小朋友们困,也没有兴趣听,我所翻译的 内容可能也就是60%左右吧。她很正色的说道,你这样做就不对了,人家请你来当通译就是要让你将人家所传达的重要信息完整的传递过去,现在你按自己的判断 截流一部分信息,这样做非常不妥善,万一你丢失了最重要的信息呢?我脑袋轰的一下像是被洪水冲了一样顿时凌乱了。

我努力的镇定下来,找各 种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我说,“我觉得对孩子们来说给他们讲道理不一定听得进去,我感觉对孩子们来说跟来自其它国家的小朋友 们一起玩耍中学到的和感悟到的要比听一堂不知所云的课要重要得多”。她非常耐心的努力开导我说,“你看,那是你认为不重要,但是孩子们都是有心灵的,虽然 他们在语言上不一定明白,但通过看到大人们努力的传递信息的行为感知道这些信息的重要性。如果小孩子困,那你应该想办法让小孩子们不睡的情况下还是要把所 有的故事翻译给他们听”。 我感到委屈,我努力的辩解说,“孩子们都困得马上就睡着了,我要是继续给他们翻译他们肯定就睡着了。我当时的判断是,与其让他们睡着,不如暂不翻译,跟他 们逗逗乐比如讲讲鬼故事啥的,让他们不要睡着”。

当时吃晚饭时旁边还坐着两位长期居住在木之花的朋友,我们俩在努力探讨的时候他们也在旁 边努力的听,当我们相互谈完后,旁边的朋友们也开口说话了。他说, “首先,我理解Pei-chan(裴-chan指的是我)当时在小孩困的状况下所经历的困惑,不过我也非常认同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话完全的翻译给对方。因为 有可能这次Kid’sCamp中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孩子们懂得地球是一家的道理,而这个信息就在那个给小孩们讲的故事里”。 轮到另一位朋友讲,她分析说,翻译整个完整的故事给孩子们听要比哄孩子不睡优先度要高一些。然后,晚饭结束了,本来想吃两碗,只吃了一碗再也吃不下去了。 我向他们表达了我的谢意,他们的实话实说让我看到了我不曾考虑的一面,让我用新的观点看到自己的所做所为,同时我也感知道我心中产生了一个疙瘩,这个疙 瘩,我需要自己去慢慢解开。

回到两天前的Kid’sCamp第一天晚上,大家围着篝火听宇宙老人(Isadon)的故事。宇宙老人讲的是 关于地球的故事,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以及我们 人类和地球的关系等(有些内容我也没有完全听进去实在是记不住了)。 Jayi-chan和Nanwei-chan是来自中国的不懂日语的小朋友,这天晚上是我负责给她们做通译。故事的长度总共是一个小时,不过过了半个小时 Jayi-chan和Nanwei-chan就困了,别说她们,就是我也有点困了。她们靠在我身上闭着眼睛好像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问,什么时候结束呀,现 在马上回去睡觉可以吗?我说,别急别急,一会就结束了,等结束了我带你们一起去看萤火虫好不好,你们喜不喜欢看萤火虫呀?然后话题就一下子跟宇宙老人讲的 故事跑偏了。看着俩个小伙伴还是要睡着的样子,我就刺激了一下她们说,要不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听好不好?小伙伴们马上有了反应,一个说:不要不要,不听不 听, 另一个说:你骗谁呀,这世上哪有鬼,鬼都是人编出来的。我说,有啊,你看英国有个吸血鬼,电影都出来了。她就高喊,扯淡,那都是假的! 虽然小伙伴们醒了,但宇宙老人的话是我也没听着也没办法翻译了。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小伙伴们状态好的时候我就顺便翻译一些,状态不好的时候就跟她们闲聊她们喜欢的话题,总算熬到了一个小时。等宣布故事讲完了的时候,我告 诉两个小伙伴们说,哇奧,结束了,咱们可以回帐篷睡觉了~ 当时我的想法只有一个,两个小伙伴大老远的从中国跑来参加活动,听没听进故事不重要,保持快乐的心情最重要,今后两天还有更多精彩的活动,希望她们充分享 受快乐。

回到星期三的时间点。自从有了那席话后,我的心情变得沉重了起来。我感觉到了让我担当翻译时他们对我的期待和他们所看到的我的实 际行为之间的偏差。再加上 那位直率的告诉我这些的那位朋友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让我一时间对我自己在这次活动中的存在价值产生了严重的怀疑。那天晚上9点多,回到了营地,进了帐篷 久久无法入睡,我总觉得心中有点憋得慌,却总也找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是强烈的记着,自从有了那次谈话后心中有了某种东西的。

第二天早 上,我五点钟起来走出帐篷,大家还在睡梦中外面没有一个人。我自己绕着营地转了一圈,找到没人的地方面对着太阳要出来的方向静静的发呆。我想来想 去,还是觉得我做的是我能做的最善的选择,如果从来,我还是会选择那么做。但是至少有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人是现场看到了我的所做所为)认为我做的不妥当, 我在想,这种认识上的差别的根源是来自哪里呢?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做通译的时候要不要加自己的判断,那天晚饭时间她告诉我,既然要给人家做翻译就不要带自 己的偏见,尽量原封不动的讲原话翻译给对方。但是我的观点是,翻译给人家是要负责的,自己都理解不了内容你能给人家传递?如果她告诉我的这些是木之花的想 法,那么我想我还来这里干什么?如果人家欢迎我来就是因为希望我能够不经过思考的将他们的话传递给来访者,那么做为一个有思想有做为的青年我还来这里有什 么意义?想到这,面对着初升的太阳我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悲凉的心。我沮丧之极,却无处可说。

这种苦恼一直伴着我到最后一天的上午一直没 有得到解脱。最后一天早上8月6日的早上4点45分我甚至还给远在中国的妻子发短信:“这里的人对创始人的那种 敬畏有点让我受不了 我打算把它写进文章里 也许以后他们就有可能不让我访问木之花了 我努力尽量客观的写 让读者看到的是更多的积极的一面”而妻子的回答就让我舒服了很多。 “这方面涉及类似宗教信仰,不要无情刺痛别人的世界观。但也应该如实的表达记录。有些结论让读者自己评判,有些结论需要更高的智慧分析(想客观评判一种信 仰,就需要怀有更包容更大的智慧。否则就会成了批评与诋毁)”

现在想来,当时妻子的话点醒了我。在Kid’sCamp第一天晚上通译的事 情并不是怎么翻译的事情,而是价值观的不同。那个吃饭时间跟我提起这事的朋友在 木之花住的时间长,她可能对创始人了解深一些,也很尊敬那位创始人。而我则是一个过客,对创始人的了解不是很深,当然也谈不上敬畏。她可能对我如此草率的 将创始人的话截取一半自顾自的跟小孩玩可能看不下去,想提醒我一下而已。而我还是喜欢自己的任性,我是带着思想去的,让我做翻译可以,但对于翻译的细节请 允许我有自己的判断。

现在我能够将这个事情写下来,说明我已经坦然了。我感谢在这件事情中那些让我体验了多方面角度的人们。幸好最后一天发生的两件事,彻底让我解脱了。

一 个是午饭时间,偶然坐到一起吃饭的Hitomi-chan,她讲的一些话让我知道了他们不会因为我没有给孩子们传递所有信息而恨我。我们说到木之花的发 展,她说,本以来家族成员有可能达到100人的时候,好像就停在的70人80人的规模上就一直没有增多。 我问是不是因为规模大了后,大家之间的沟通什么的需要改变方式了。 她说,“是啊,所以现在木之花也正在做一些尝试。以前需要大家加入进来才可以成为成员,现在是愿意跟所有有着相似理念的人们合作,而合作方式也没有既定的 规则,主要是参与合作的人们一起探索。地球上有那么多国家和地区,如果只想把木之花的模式拷贝过去肯定是不行的。最好的方式是,在农业地区(像木之花), 在工作地区,在公司,在团体,只要大家都认同地球是一个大家族,大家应该相亲相爱,我们与自然应该更好的协调等理念,咱们就可以相互保持联系,让地球上更 多的地方更多的人们一起共建起和谐生态的生活环境。”

另一个是下午两点到两点半的与Michiyo-chan的简短对话。当时是为了将来 对通译工作做得更好,总结一些经验。我和Ling-chan一起参加。 Michiyo-chan问我通过这次活动,有没有希望木之花改善的地方?我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建议,也谈到了给小孩们翻译的情况,最后还顺便附带了我对 Isadon-san的看法。我说,“做为翻译我带着自己的判断,这既是我的长处也是我的短处。我能如此欢天喜地地自愿来做翻译,是因为做这件事让我心中 有喜悦,如果心中没有快乐,我觉得我就没有必要来了。对于木之花的理念(包括对于创始人Isadon-san),至所以我愿意来是因为内心有强烈的共鸣, 但我并不会因为喜欢木之花就把木之花所有的东西都不做判断的接受过来。这一点在做翻译时确实会有影响,希望这方面能够相互理解。”还谈了很多我就不写了。 我想说的是,Michiyo-chan只是努力的笔记,对我说的话并没有说好或者不好,这让我将内心的事情说尽,也让我一下子舒坦了很多。她让我想起了一 句名言,真正的沟通不在于多说,而在于多听。

这件事情是一件来自上天的美妙的礼物。它让我体验了一句话能让人掉进地狱,也能让人上天堂的 道理。它也让我看到了在木之花的停留的人们对创始人以及木之花 的理解方面所处的各种不同层面。我感谢在这个心路旅程中以不同角色的样子出现的朋友们,因为有你们我才体验到如此精彩的一个疙瘩的产生和消除的过程。

2015.8.9

2015年8月10日

今天是8月2日星期天,明天Kid’sCamp就要开始了。今天日程安排的满满的,首先上午是跟Michiyo-chan和Ling-chan一起 讨论了 准备给来自中国的孩子父母们展示的材料。为了让来访者们更好的理解木之花,我们计划要将长达80多页的PPT翻译成中文,有大概十页左右是在去年我已完成 了的,但更多的60多页的内容却一直没能翻译。Michiyo-chan是希望借这次机会能把这些都翻译了,但我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这么多的量绝对完不 成,提出了是否能把关键的页面按重要度顺序标出来然后按优先顺序翻译,这样就算翻译不完关键的也都能保证重要的页面先翻译完。于是三个人坐在一起一页一页 地将材料翻了个遍把重要的页面标了出来。然后解散,开始工作。

暂时还没有进入工作的状态,我打开门望着庭院的风景发呆,我在想一个问题: “为他人”是什么意思? 记得高中时学共产主义的时候政治老师讲过: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而在木之花,偶尔也能听到人们说“为他人,为自己”。为什么要为他人呢?难道他人和我是分离的吗?我为他人的意思好像是:本来就跟我没有关系的,是我自己愿意牺牲自己来让别人快乐。那这种快乐,值得吗?为什么不能把他们看成是自己,为他人其实也就是为自己呢?突然感觉口渴,于是拿着杯子准备去食堂喝水。

木 之花的神奇的地方就是,你随便抓个人跟他谈灵魂啊爱啊神啊之类的话,对方也都会愿意陪你聊帮你开导。要是在这里谈钱倒会被人认为不正常,哈哈。我错就错 在去喝水就算了,却偏偏不安分找个坐在角落的人打了个招呼。他叫Awa-chan,就是那个前一天吃晚饭时坐在旁边的,曾经在NTT Data工作过的项目经理。他正在策划一个活动,就是帮那些抑郁症患者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的一次座谈会。我一打招呼,就注定要跟他们谈到中午。我们谈了一 些很哲理的问题,讨论什么是快乐,什么是为这个社会工作。这时又来了一位叫Kitajyun-chan, 他曾经在Hitachi工作,于是三个曾经的IT人士坐在那里你来我往的开始探讨起来“为他人,为社会”到底指的是什么。一直谈了两个小时好像,直到快吃 饭了才不得不结束这次谈话。结论到底是什么我现在想不起来,只记得我们谈得很High, 以至于High到得到什么结论都不太重要了。 哈哈

882429572716693293

回到谈话室,我那个悔恨啊。我有那么多翻译要在今天做完,再这么聊天那还完成得了?我给自己下了狠,打算吃完午饭后就直接把自己关起来做翻译,因为等客人一来我就得忙着照顾了不可能有时间做翻译了,而且这个翻译的材料明天就得用,今晚想睡好一定要做完。

吃 完午饭,下午参加了简短的Kid’sCamp的动员大会后就做了翻译,一直到下午五点半,基本做完后找到Michiyo-chan将翻译内容核实一下 (怕有些多议的单词我理解错翻译成别的意思)就交给了她。吃晚饭的时候有一些家长已经带着孩子过来了,而本来计划7点钟就要到达的来自中国的家长和孩子们 却因为飞机晚点一直没有到。然后一等就等到凌晨两点,期间参加了大人的会议,看着人们散会后都回到各自的住处休息。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半夜到木之花的时候 看到木之花的人欢迎我时的那种感动。我想将这种感动献给来自中国的朋友们,于是硬撑着不睡,还好有位木之花的创始成员之一主动找我谈话,我才不至于倒在大 厅里。

终于,凌晨两点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小朋友和家长们到了。我们简单的寒暄了一下,安排好住处,交代好这里的洗漱间(本来木之花的人是共 用浴室的,为了让来自中 国的朋友们感到自在一些单独空出一个浴室给我们用)后各自回屋休息去了。回到屋里,看到Syuu-kun竟然还没有睡,人家是整个策划者比我还忙,我看着 他在忙着明天的Kid’sCamp的准备,说了声Oyasumi后倒头就睡着了。

上面的内容发生的是在2015.8.2星期天
文章写于 2015.8.10

2015年8月10日

8月3日 星期一 Kid’s Camp的第一天

因为在Kid’s Camp期间孩子和父母是不在一起的,所以在前一天我跟Ling-chan,Hasumi-chan就分好了工。白天在营地里给孩子们做翻译由Ling- chan担当,而在木之花陪家长们翻译由我来担当。而到了下午五点以后,因为担心虫子叮咬,Ling-chan要回到木之花给家长做翻译,而我则接替她去 露营地给小朋友们做翻译,我喜欢露营这也正合我的心意。

但因为前一天来 自中国的Fan-chan和小朋友们到的晚,考虑到需要充分的休息,我们把今天上午的画画学习给取消了。Michiyo-chan看起来有 些发愁,因为有一些日本的孩子是奔着学画画来的,她心里还是希望哪怕时间短点也能给孩子们上堂课。当我问Fan-chan状态如时Fan-chan的回答 让人有些感动。她说,没关系,两个小朋友调皮反正我也睡不着了,上午的课照常10点钟上。于是,皆大欢喜。

之前经常看到有些人比较中国的 小孩和外国的小孩的文章。而这回,做为担当翻译的工作者,我有幸亲眼目睹中国小朋友和日本小朋友的不同之处了。 以前他们做比较是为了比出哪个好哪个不好,那么这次我要走不同的道,我不想比较他们之间谁好谁坏,我只想看看就算小朋友之间的习惯和想法不一样但是不是还 是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

上午10点到11点半由Fan-chan用汉语给小朋友们讲怎么画画,由Hasumi-chan给日本人小朋友们 翻译成日语。我看大家玩得挺好,就偷个懒 赶紧回宿舍睡了一小觉。等醒来快到中午时间,赶紧到大厅吃饭,看到的是丰盛的食物。中午吃完饭按照惯例,让客人做自我介绍,而他们自我介绍时我就在旁边给 大家翻译。有趣的是一位家长说,来到这里似曾相似,看着大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是在前生一起生活过一样。等到大人介绍完后要给让小朋友们介绍的时候, 两个中国的小朋友们一溜烟全跑出去躲得看不见踪影了,没办法小朋友就只能介绍名字后跳过去了。

11866286_10207283039012910_2800626773715117615_n

下午,小朋友们和Staff们开始玩游戏破冰(IceBreake,就是让陌生人互动达到短时间内相互了解不再陌生),而我则带着父母们去另一个楼去做Presentation。

11863286_10207283052933258_2845613778988579759_n

11824950_10207283053573274_144061400313745018_n

80 多页的Presentation, 覆盖了整个木之花的生态理念,其中包括一些灵性和精神性方面的内容,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收入和支出方面的内容。虽然到木之花才第三次,但这个 Presentaton,我却已经接触了三次,头一次是来了解,第二次是给一群来自清华大学建筑系的团队做翻译,然后这次是第三次。我只能说,如果用电脑 的操作系统来比喻的话,这里的生态系统跟我们熟悉的世间的生态系统感觉就像是IOS跟Windows一样。对于“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提问,我们的社会 可能会说“经济发展才是最重要的”而木之花可能会说“让每一个生命(注意:不是人,而是生命,包括植物)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PPT是由 Michiyo-chan做的讲解,她讲完一句我就翻译一句,而我们发现当讲到育儿这方面,提到木之花将孩子当成大家的共同的孩子而亲生父母不 必带孩子时,做为父母参加的三个中国父母就开始热烈的提出问题。由于问题多,没法一一回答,我们告诉中国的家长说明天我们有专场探讨育儿的座谈会,在那里 咱们可以畅谈后才把ppt翻到了下一页。 我想,育儿这方面是全球共同的关注点,因为这涉及到我们的未来。做为父母可能每个人都想过现在的这种教育是不是真的可以将孩子培养成优秀的人才,而社会给 我们的答案并不总是能让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那么木之花里是怎么看教育的而他们又是怎么做的,别说来自中国的父母们,就连我都想听听木之花的内容了。

两点开始的Presentation, 因为需要做翻译,整个Presentation结束是已经五点了。 回到宿舍换了长袖后(他们说那里的虫子很猛,被咬一口的话会肿很大一片,这话把我给吓得…哈哈),骑自行车去露营地了。

步伙伴们白天的活动。

11880313_10207283054173289_7773125372923490246_n

11846580_10207283054373294_6696197920940232289_n

11836924_10207283054093287_2774178175585630785_n

11825095_10207283060333443_5461983365762685227_n

制作筷子

11855863_10207283140855456_8559835611140559165_n

泡澡

11855669_10207283087734128_1020585675504180951_n

11207357_10207283052893257_4063936024037405189_n

11828718_10207283100054436_1761719906928082794_n

11828799_10207283088534148_8817229900577431424_n         。

其 实露营地不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那块地也是木之花的农场。等我到的时候,大伙正在做竹筒饭。竹筒饭就是,把大腿那样粗的竹子切成一节节,在里面放上米 和水,再在下面烧火煮熟。那个味道啊,香得不得了!就连吃饭用的碗都是用竹子做的,而且用的筷子也是用竹子做的,简直就是竹子的武林大会。

11822419_10207283087894132_8892625161500235225_n

11828699_10207283088894157_2035338640092158221_n

11059869_10207283089054161_7416925207628055656_n

11870844_10207283132855256_7846219156376646217_n

11201915_10207283089494172_2801969126539551908_n

吃 完饭后就是各自洗碗,然后就是围着篝火听宇宙老人的故事。宇宙老人问东边在哪里呀?小朋友们七嘴八舌地指着宇宙老人手里的气球回答。于是,宇宙老人问那 西边在哪里啊?小朋友们又七嘴八舌地指着宇宙老人手里的气球回答。宇宙老人转了一下气球,从日本一直向东转了一圈来到中国问,刚才小朋友们说中国在西边, 但我们顺着东边一直走怎么也有中国呢?然后顺着话题和小朋友们的兴趣,宇宙老人讲起了宇宙和地球,以及我们生活着的养活我们的自然环境的关系。结论是我们 地球人都是一家,我们的地球是一个生命体。我很怀疑小朋友们是不是能够理解这些道理的重要性,但是有一点几乎很肯定,大家都希望这堂课快点结束。我哄着快 要坐着睡着的两个中国小伙伴,再加上篝火烤,那个汗出的呀。。。

11836737_10207283135015310_8180803492474392801_n

等 听完宇宙老人的故事,都快晚上9点了,由于太热,动一下就出一身汗,而因为那个可怕的虫子大家还都穿着长袖长裤袜子,那一个折磨啊。小朋友们也都玩累 了,大人们也热得受不了,大家每人拿着一个冰毛巾进入各自的帐篷,早早的入睡了。 帐篷很大,人可以在里面站起来都不会碰到屋顶,而每个帐篷都有三个小朋友加一个大人陪着。我的帐篷里是Mikoto-chan, Xianglin-chan, Runa-cha都是小女孩,我问她们白天什么最好玩,有的说油漆桶泡澡好玩,有的说做竹桶饭好玩。看来小伙伴们玩得都很开心,这是第一天,在接下来的两 天里会有更多好玩的事情,他们将在这里体验到什么,他们将在这里感受到什么,当他们长大后走向社会的时候,这些会有影响吗。

上面的内容发生在2015.8.3星期一 Kid’s Camp第一天
文章写于 2015.8.10

2015年8月14日

【与在前面】 话说上一篇破天荒地一下子在文章后面贴上18张照片后,得到了忠实读者兼妻子的强烈抗议,“你这么乱贴一通,谁知道哪个照片是对应哪段文章的呀!”。我一 想,也对。好吧,那我就试试这种新的方式吧,如果效果好,那以后的系列和以前的系列都可以搬到这里来。这次是尝试,但有可能从此迈向另一种写作方式而再也 回不去那种只用文字的纯情写作时代了。

8月4日 星期二 Kid’s Camp的第二天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看见小伙伴们在帐篷里睡得不醒人事。 我悄悄出来,想看看富士山,可惜云雾太浓只看见像鸡蛋黄一样的太阳。

P8040897

这是我们的帐篷,面对着水稻田,晚上各种虫子青蛙的叫声提醒人们这个地球不止是人类的。

P8040899

每个帐篷上都写着入住者的姓名。

P8040900

帐篷旁边的柿子树上结满了果子。

P8040901

一个破旧的座椅,却是农夫们最奢侈的家具。

P8040904

是昨天小朋友们用太阳能烧水用的,现在是清晨,没有阳光你再闪亮也烧不开水。

P8040905

按照惯例,大家5点50分起床,到空地集合后一起做早操,大家叫广播体操。然后洗脸刷牙,大人小孩坐上车兴高采烈地去农地采摘蔬菜去了。 而我,因为上午和下午都有安排没有跟着去,而是等着Ling-chan过来接班后回住处去。

今 天的日程是这样安排的。 上午8点开始,陪着来自中国的家长们到木之花的各个农场去参观,最后还会到露营地让家长们看看小孩子们。回到木之花吃过午饭后,下午2点开始到另一个房屋 的会客厅参加育儿座谈会,这也是这次家长们最关心也是最重视的一个活动。 等会议5点结束后我就要回到露营地继续跟小伙伴们玩耍,在露营地过夜。

早 上8点,木之花体验的第一个环节是厨房体验。 木之花特别重视食物,因为食物是构成并维持我们身体生命的重要来源。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就听过一种来自厨房的歌声,后来我问那位唱歌的Non-chan 唱的是什么歌为什么唱歌?她的回答让我匪夷所思,不过在木之花也是情理之中。 她说她唱的是Katakamuna中的第68首歌,是用来调和厨房的能量场净化并提升调和的。 其实方式不重要,这种意识倒是很重要,一个时刻铭记与周围协调的心可以让周边充满和谐的。

这是两位来自中国的妈妈们在体验厨房的工作,Jiayi-chan的妈妈和Nanwei-chan的妈妈。 还有Kikou-chan的妈妈和她的妹妹没出现在照片里以后会出镜。 P8040909

厨房的自来水是流自富士山的地下水,自来水可以直接喝。在木之花,洗菜洗碗喝水用的都是这个地下水。

厨 房体验完后,我们就坐车上路了。是Michiyo-chan做我们的向导,我做翻译,但说实话,我对木之花的好奇并不亚于刚来到木之花的访客们,于是,我 一边翻译,一边夹带着自己的提问问了各种问题。 据Michiyo-chan讲,现在农村的高龄化严重,老人们没有体力管理农田,但又不愿把祖传下来的田地卖出去,还不愿菜地变成荒地。所以他们想到的就 是找木之花帮他们种地,而地租是免费的。只是,这样一来,农地分散在各个角落,移动的时候必需要开车去。

木之花的车。

P8040911

访客们居住的住房庭院

P8040912

访客们居住的房屋

P8040913

上路了,感受一下两边的绿色

P8040914

远处是村庄,这么一看就知道,原来木之花是在半山腰

P8040915

街道很窄,不过基本上看不到车

P8040917

农田

P8040919

到 了木之花的养鸡场。 木之花不吃肉食,为什么养鸡呢。 原来当初是为了拿鸡粪做肥料,后来他们发现了更好的更环保的方法后就不怎么用鸡粪了。他们好像还开过会,说等鸡下不了蛋的时候交给专门处理鸡的业者处理其 实也是间接杀生,他们不忍心,于是讨论说以后不再吃鸡蛋了。 后来据说是考虑孩子们的营养,还是继续养鸡,不过量从以前的800只减少到200只。 与其它养鸡场不一样,这里的味并不臭,Michiyo-chan解释说,因为鸡的饲料用的是木之花菌,按一定比例调和各种谷物(人也可以吃的)配制的,所 以不用打针也不用喂药,鸡长得很健康,产的蛋也是健康有营养的。

P8040921

之后还去了谷物工作间,还有蘑菇养殖场,没照相没有照片。

这 是菜地,是茄子。 在这里她翻开土给我们看土下面的样子。 里面有很多小虫子。她说:像传统的农业他们会洒农药把这些全给杀死。但木之花的想法不一样,在蔬菜的地里放干草,给这些小生物们提供养分,然后让这些小生 物们吃掉干草后排泄出来的成为植物的养分。这样在菜地里借助小生物形成一下小生态圈,让植物不需要打药和施肥也能长得健健康康。

P8040923

这是养蜂场

P8040924

P8040925

就像农地一样,木之花的住处也是分散在各地的。 这是其中的一件。

P8040927

我们还看了酱油制造地。听了说明才知道制作酱油竟然要花三年!怪不得有人劝我们吃酱汤时不要剩。

中午, 我们去营地看小伙伴们。他们正在将面团缠在竹竿上,今天中午他们的午餐就是这个烧烤面包。 图片是Jiayi和Nanwei正在揉面团。

P8040934

会中文的Hasumi-cha和来自成都的Fan-chan.

P8040938

然后大家在烈日下拿着竹竿到火边烧烤。

P8040935

我们并没有停留多久,看完孩子们玩,我们也体验了一下烧烤面包,尝了一小口后回到了木之花。 而下午2点开始便是家长们期待已久的关于育儿方面的座谈会。

座谈会是在涌泉阁进行的。 我们坐成一圈,先各自做了自我介绍,各自在育儿方面所碰到的困惑以及自己在这种体验中的感受以及看法。

DSC_0048

DSC_0049

中 国的父母们说出来的主要的困惑有, 比如孩子们学习压力大,做为父母觉得小孩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压力但整个中国的教育环境是让孩子们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努力成为胜利者。是让孩子 按自己的步骤成长呢还是随波逐流成为这种大军中的一员呢?还有就是比如有一天孩子跟妈妈说她一点都不快乐,妈妈很震惊,而且说得不是一次两次于是妈妈们就 困惑,什么是真正的快乐,怎样才能让孩子真正快乐?再扩展开来说,我们大人是不是快乐,我们怎样才能快乐?还有妈妈是困惑于孩子在幼儿园的不适应,孩子同 学们之前的摩擦,孩子不愿意上学等问题。我一边翻译一边心想,这可是全世界儿童们共同的问题,根本没有方法解决,难道木之花有什么方法?

木 之花方面,参加的有担当教育的,也有担当育儿的,有的是还没有结果婚也没有生过孩子的,有的是在加入木之花之前生了一个孩子,然后到木之花又生了一个孩子 的。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孩子在刚生下六个月之前是因为喂奶的关系由妈妈带着的,而六个月之后就完全交给专们负责看管孩子的人们而母亲就可以去做自己想 做的事情了。 在来到木之花之前和之后各生一个孩子的Mika-chan说,以自己的体验来看,来之前养孩子是件很费心费力的事情,来到木之花之后都第二个孩子交给专们 看护孩子的人们后自己就完全不看孩子了,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养孩子。 而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生过孩子的Michiyo-chan说,自己虽然没结婚没有孩子,但这里的孩子们都是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当自己是家长感觉不到任何 遗憾。

在木之花,大家是不主张“拥有”的,包括对物品比如房子车子,甚至对人比如孩子。 车和房子是大家的,而孩子也是大家的,并不分你的和我的。 而孩子们也不太管谁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他们只管找小伙伴玩,所有大人都是自己的父母没有必要只依赖一个人。 这一点就已足够让我们震惊,当我们还在费解如何在生活中实现这种共享模式时,Isadon-san的话一下子将我们提到了宇宙的层面。他说孩子们表现出与 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如果放在家里可能是件值得担心的事但如果放在这个社会背景下可以说是好事。原因是,我们的社会和人类的文明正在经历转变,而现在的孩子们 正是将来过了30年后要引领这个世界的人。 他们是带着未来的美景来到世个世界的,而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特别是物质主义,资本主义的价值观)终将被新的更加合理和人性化的东西所取代。 所以,孩子们带着我们所理解不了的价值观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是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理解了这一点,那么再看现在孩子们的表现就不会单独把它放在自己家 的这种背景下,单单把它视为父母和孩子,或孩子和孩子的问题了。 我们所需要做的,不是让孩子们适应我们陈旧的价值观(如竞争,优胜劣汰,歧视无能力者等),而是提供给他们足够的自由让他们可以选择按自己的方式健康成 长,不要当新时代的绊脚石。

还有很多内容无法一一记录下来,所有的内容都是足够震撼的。 木之花对教育,对孩子,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与我们通常在学校学到的很不一样,这导致了在我们看来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他们的角度里却是能够看到原因并提供 解决方法的。 他说我们的地球在宇宙中飞行,绕着银河一转一圈也得2亿多年,而银河也在移动,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们的太阳系正好通过了银河 的冬至,而今后将有越来越多的能量注入到我们地球,这将影响我们人类的进化从物质文明转变到精神文明。 有趣的是,在木之花大人小孩都是直呼爱称的。 比如一个三岁小孩可以直呼一位看管他的老奶奶的名字,这也体现了木之花将人和人的平等这一观念渗透到了最基本的生活中。

谈了三个小时,内容 很多,实在是记不下来。不管怎样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到了5点,我们依依不舍地走出会客室,我发现,进去的时候和出来的时候家长们的表情明显不一样了。下午2 点进去的时候大家脸上充满了疑虑和担心,而出来时大家多了一种坦然和舒畅。虽然木之花的育儿方法我们还无法完全理解,但确实他们让我们看到了我们所认为的 各种育儿方面的问题背后隐藏的更多的积极的一面(比如时代的变化,以及现在的儿童们的美好的未来)以及我们所不曾体验过的另一种育儿方式。

按照预定,五点钟座谈会结束后我匆匆洗了个澡赶往露营地。

下面这些照片是白天的活动照,我没在,是后来从木之花得到的照片。

这是早上去农地采摘。

IMG_8812

IMG_8823

IMG_8872

IMG_8874

IMG_8884

IMG_8919

采摘回来后,大家一起洗衣服

IMG_8979

IMG_8990

天热 大家在玩水

IMG_9007

IMG_9033

哦。。。 这是在做什么呢,如此聚精会神

IMG_9067

原来是在体验取火

IMG_9081

IMG_9093

这是中午烤面包的场面

IMG_9287

然后又是玩水

IMG_9396

小伙伴们最喜欢的泡温泉

IMG_9433

 

IMG_9603

西瓜

IMG_9514

晚饭

IMG_9581

烤土豆

IMG_9595

正在做竹筒饭

IMG_9641

饭快好了,咖喱也差不多好了。

IMG_9644

小朋友们都有些等不及了。

IMG_9643

上 面的这些活动我都没能叁加,那里我还在陪他们的父母活动呢。 等我回到露营地时,Stuff们正在准备晚上的冒险活动路线。 就是晚上让小朋友们按组进行探险,去丛林中听小虫子的声音去发现萤火虫。当我们转一圈探险路回来的时候,听Tomoko-chan说我们帐篷里有一位小朋 友发高烧,是Runa-chan因为下午在帐篷里睡结果帐篷不通风可能导致了轻度中暑。我们一阵手忙脚乱把她背到帐篷外面,还好木之花有两三个人组成的医 疗团队,很快就开车过来把她接走了。

我依然是给Jiayi-chan和Nanwei-chan做向导,经过了一天现在我们已经有些熟悉了。 我注意观察孩子们的变化,相比前一天他们之间也融洽了不少,但毕竟语言障碍摆在那里,想进一步交流的时候肢体语言不够用还是会大声叫我求救。 于是。。。 晚上每过一段时间就响起“裴~ 你在哪里?快给我翻译~”的喊叫声,哈哈。

晚饭吃的是香喷喷的竹筒饭,加上自制的咖喱。一边吃,一边问坐 在对面的Kanoko-chan(那个只有十三岁却有着非常成熟的思考的女孩子),我问你平时都在想什么。Kanoko想了想回答:就是想这次 Kid’sCamp的事情,还有就是想像自己在宇宙中飞翔~。 然后她问我你平时在想什么,我回答:各种关于未来世界的美好想像~。 后来由于旁边小伙伴们捣乱对话中断了,不过我们决定成了Facebook的朋友,她可能是在我Facebook里面最年少的朋友了。

冒险活动结束后是放烟花的活动。

IMG_9667

IMG_9661

IMG_9665

IMG_9675

IMG_9685

IMG_9690

这样,第二天也过得飞快。 活动也没有特别的,只是与大自然一起玩耍,但这却也是现代城市里最奢侈的体验了。

第三天是木之花家族一起去河边玩耍,好期待啊。。。

待续。

上面的内容发生在2015.8.4星期二 Kid’s Camp第二天
文章写于 2015.8.14

2015年8月15日

很多男同胞包括我可能都会有过同样的感受,女人的行为很费解。

其实这是因为男人跟女人的思维观点的差异所造成的。如果不是以“理性”而是以“爱”来 理解女人的行为的话就会发现很多我们不曾理解的行为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木之花家族的日常看起来与我们的日常没有什么不同。但会发现在每一个细微的选择上他们有着与我们不太一样的思维背景。我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快乐”,“家人的快乐”,而他们更关注的是“与自然的协调”,“与周为所有生命的协调”,这就导致在某些关键的地方,他们的选择会与大部分人们的选择发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哪一种更好我不太好说,但对于那些不能说话又不能动的生命(比如蔬菜,还有比如饲养的鸡)来说,很明显木之花的选择会让它们更舒服一些。 好吧。那么继续Kid’s Camp的记录。 这是第三天,主要有两个活动。 白天是去开车一个小时路程的山沟里,在清澈的河水里玩耍。 晚上是木之花和来访者的国际交流音乐会。

早上5点23分,太阳从富士山的侧面升起…

IMG_20150805_052258

在木之花,家长们体验做包饭

P8050960

早上9点 向河边出发

P8050962

P8050963

河水清澈见底,远处一个渔翁在钓鱼

DSC_0102

P8051038

P8051004

P8051006

P8051008

孩子们尽情的玩耍

P8050981

P8050998  

P8051040

P8050982

DSC_0061

DSC_0091

DSC_0096

DSC_0097

DSC_0098

DSC_0175 

DSC_0116

DSC_0184

DSC_0415

DSC_0260

午饭是木之花的素食。

DSC_0295

DSC_0298

DSC_0299

吃饭前的祈祷时间 (据说是为了感谢自然赐予如此丰盛的食物)

DSC_0300

DSC_0307

DSC_0313

DSC_0369

集体照

DSC_0235

DSC_0246

下午两点我们就早早的结束回到了木之花。 回到木之花吃冰块

IMG_0079

活泼调皮很受小朋友们喜爱的Tatsuki-chan, 小伙伴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Kentakki (肯德基,因为他的名字发音有些像肯德基,哈哈,小伙伴们给每个人他们喜欢的人取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

IMG_0083

一般情况下,如果说去河边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冰镇的啤酒,还有烧烤,以为只有这样才够尽兴。 但是跟着木之花去河边玩耍后发现,原来没有啤酒,没有烧烤,一样可以玩得很high, 这是为什么呢? 终于到了晚上,晚饭过后把食堂的饭桌一撤,这里又成了音乐厅。那个期待已久的国际交流音乐会就要开始了。

开场的Welcome to Konohana-family

P8051055

来自小朋友们的歌唱

P8051061

P8051062

中国小朋友Jiayi-chan的钢琴演奏 – 茉莉花

P8051074

再后来。。 木之花歌唱团的演唱让我感动得号啕大哭。那时我正在拍摄录像,结果听到那熟悉的音乐和歌词一下就控制不住了,没听一半我就趴在座椅上号啕大哭,是Tatsuki-chan从我手里接过相机把整个音乐会的结尾给拍下来的。 下面就是那个视频。 共长18分钟。

下面就是那个歌词。

こ の星の上で Written by Mikako Saga 宇宙の暗やみに浮かんでる 青い小さなこの星よ 大きな光の手に包まれて 今 生まれ変わろうとしている 限りなき いのち 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で 生きている はじめから 全て与えられ この星の上 生きている 起こりゆく ことの全ては 善きことの ためにあると 悲しきことも 苦しきことも 全て この身に受けて 何のためにこの星に 降り立ったのかを 知らないままで 暗やみの中 迷いながら 生きている 何のためにこの星に 降り立ったのかを 思い出したら もう迷わない いのちの道を 歩みはじめる やがて 全ての人々が 互いに 心をゆるしあい やがて 全ての人々が 光り輝き 出すだろう この星の上 生きている この星の上 生きている この星の上 生きている

歌词的中文翻译

在这个星球上 在宇宙黑暗处浮起的 青色的这个小星球 被一只大的光之手捧起 如今要迎接新的变化 被赋予无限的生命 活在这个星球上 从最开始就赋予所有 活在这个星球上 发生的所有事情 都是为了好意而存在 悲伤的事情和痛苦的事情 全身心的接受 为什么降生到 这个星球 在不知不觉中 苦恼着 迷茫着活着 为什么降生到 这个星球 如果忆起原由 迷茫将不再 开始走起生命之道 那样所有的人们 将相互原谅心灵 那样所有的人们 将发出耀眼的光芒 被赋予无限的生命 活在这个星球上 从最开始就赋予所有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活在这个星球上

音乐会结束后,回到营地。 本来明天还像这几天一样早上回来陪家长的,但与Ling-chan商量后,根据在营地需要收帐篷等体力活,决定我一直在营地到结束后回来。而陪家长翻译则 由她来担当。 明天就要结束了,高兴的是,那个因为轻微热中暑而在木之花暂住的Runa-chan回到了营地,非常高兴她能够参加最后一天的活动,希望这次的活动能够在 她成长的道路上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 我完全不知道最后一天的活动是什么,但我的心已经开始考虑回到东京后该做什么了。因为周末还有校友们的前后辈交流会,我的心已经开始慢慢的收回,而这是我 在木之花住六天中的最后一天,明天将会有什么样的体验在等着我呢。。。

上面的内容发生在2015.8.5星期三 Kid’s Camp第三天

文章写于 2015.8.15

2015年8月20日

8月6日 星期四 Kid’s Camp的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 这一天上午所有的活动都将结束,孩子们将各回各的家,而我,也将坐晚上的车回到东京,那个曾经暂时遗忘的城市。

早上四点半起来,太阳还没有升起,却看到富士山在云雾中的剪影。 多么美妙啊~

P8061095

云雾慢慢升起,给富士山披上一层柔柔的云衣

P8061096

守候稻田的稻草人

P8061102

躺在吊床上享受清晨的宁静

P8061105

不知名的花绚丽绽放

P8061107

在整理帐篷时找到的两张纸片,一个是为了迎接来自中国的小朋友,日本的小朋友们学习中文的纸片,另一个是涂鸦的。

P8061110

早上6点多,迎着晨光进行广播体操

P8061113

P8061118

早餐时间 每个人两个紫菜包饭(日语发音Onigiri)

P8061137

早餐前的感谢祈祷

P8061141

今天的日程如下,

  • 收起帐篷
  • 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装进时光胶囊
  • 小伙伴们分享这四天的感受
  • 将时光胶囊埋在地里
  • 收起背包行李回到木之花

本来我是没有计划参加这个活动的,因为在木之花有家长们和木之花的三天体验交流会。 但是我跟Ling-chan临时调整了任务,我来参与Kid’sCamp的收尾活动,而家长那边由Ling-chan担任翻译。

不 管怎样,我非常感谢这次机会,让我有机会看到小伙伴们写时光胶囊的整个过程,我也有幸参与并也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小伙伴们好像并不怎么珍惜这次机会,对他 们来说这只是这几天来又一次小任务而已,但是是谁能保证当他们十年后长大成人的时候打开时间胶囊时这将会成为他们人生中感动的一瞬间呢。

在炎日下收帐篷很辛苦,汗流得衣服都湿得透透的。 帐篷是租赁公司租来的,拿到的时候就已经很脏,但我们还是努力用水冲洗,并用心折叠,希望还给他们时尽量更干净一些。

收好帐篷,正好富士山隐隐露出一角,我们合了个影。

150806-090932

因为头发乱,我找了个白色毛巾将头发盖住,结果Jiayi-chan和Nanwei-chan看到后欢快地叫我小馒头。本来我是带着墨镜的,结果有不少小伙伴们直言不讳地大声喊你的墨镜不搭配,我谢过他们的直率,摘掉墨镜后带上正常的眼镜了。

帐 篷收完,照完集体照后,我们坐到树下,由Syuu-kun给大家讲解制作时光胶囊的流程。 这个木桩是用来做标识的,把胶囊埋到土里十年,周边的环境会改变,为了避免找不到地点,这个木桩就立在掩埋的地点以便十年后找到准确的地点。 木桩是四方的,每一面都可以写一些字,而这些字就需要小伙伴们自己来完成。

P8061145

说明完,小伙伴们围着木桩讨论该写什么怎么写。

P8061151

同时,在另一桌上,其它小伙伴们正在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可以写文字,也可以画画,由于担心十年后字迹消失,我们没用圆珠笔,而是用铅笔写。

P8061327

P8061160

P8061157

P8061153

P8061204

P8061313

而木桩上的字也一点点完成

P8061236

P8061238

P8061245

P8061250

P8061256

P8061261

而时光胶囊上也写满了参加者的名字

P8061270

P8061292

P8061309

P8061311

P8061316

P8061357

P8061367

P8061368

P8061181

时间过得很快,大家写完信,放到时间胶囊里,然后一起坐一圈回忆起这四天有趣的事情。每个小伙伴都要讲,这是大家最后一次坐在一起,之后,将各自回到熟悉的环境里去。

P8061361

P8061364

P8061365

150806-105939

150806-110504

150806-110603

150806-110611

150806-110624

150806-110725

150806-110852

150806-110933

150806-111218

150806-111317

150806-111352

150806-111445 

150806-112031

每个小朋友都分享了自己在这四天中最有印象的活动。对他们来说,也许用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忘记自己都玩了些什么,但是每个心里刻有记忆,这些记忆将在未来的某些时间被唤醒,有些意义不必着急去寻找,到时候自然会出现。

分享完,开始最后的结尾活动。埋时间胶囊。

P8061371

放进事先挖好的坑里

P8061385

P8061390

P8061392

开始掩埋

P8061398

P8061401

最后由大人帮忙将土踩踏实。

P8061410

P8061417

P8061429

活动最后的合影

150806-114312

至此,所有的Kid’sCamp活动结束。

回到木之花,大家一起吃饭,有一个小伙伴过生日于是大家又一起祝福。

150806-121433

150806-130113

小伙伴们互换礼物拥抱送别

150806-125636

150806-125805

150806-130229

150806-130738 

150806-131227

150806-130755

木之花目送回家的人们

150806-131629

150806-131115

至此,所有的活动都结束了。

再 次回到熟悉的世界,花花绿绿的世界将再次将孩子们的心捕获,让他们将这几天与大自然的体验忘得一干二净,但十年后,这些尘封的记忆将被打开,那时这些回忆 和亲笔信都会成为宝贵的瞬间。 不过。。。 十年后,万一木之花没了呢?或者日本沉没,地球毁灭了呢?。。。或者全世界已经实现共产主义(或者是别的什么名称),已经开启宇宙时代了呢?或者那时已经 没有了国家的概念,地球全都是一家,人类生活在充满爱的世界里呢?… 他们所面对的将是什么样的世界?…

下午我有了四个小时的空白,跟Michiyo-chan共享完翻译心得后,我找到一个没人的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发呆。 这是在木之花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唯一的一次静心的惬意时光… 我想了很多,很多,有一些瞬间又什么也没想…

下一篇,我将做一些总结做为整个系列文章的完结。

2015年8月22日

终于写到最后一篇了。

对于一个存在着的现实,我们可以用N多种看法和解释。 对于木之花,我的体验也注定只能是其中的一个角度而已。我带着自己的有色眼镜看世界,肯定也避免不了带着个人的经验和认知去描写。一个美妙的事物是有生命 的,不管我怎么去看怎么去解释,生命依然有它自己的生命规则去成长和发展。 希望这系列的文章能给同样带着好奇心去观察的人们一个参考角度,虽然不完全也不够深刻,但至少这颗心接近过那个传说中的大家庭。

有两个小插曲我想追述。

一 个是在Kid’s Camp的第二天,上午跟家长们一起去参观木之花的设施的时候。 当时车行驶在田地间,我问了担当向导的Michiyo-chan一个问题:“ 木之花自建立已有20年了,有没有人在这里去世?” 我接下来的提问都准备好了,就是想问问他们对死亡是如何看的。 Michiyo-chan哈哈大笑,回答说: “目前还没有去世的人,也没有死亡的人。 不过在晚上大人的会议上大家讨论过这个问题, 很多人都表示,不希望大家对自己的死亡悲伤。倒是更希望大家一起唱歌一起跳舞来庆祝自己完成了人生的课堂去开始新的旅程。”

另一个小插曲是 在Kid’s Camp开始前一天的大人会议时,一个来自加拿大的森林消防队员(他来木之花住一个多月)讲了一个他自己爬富士山的体验。 他说,他体力好,爬山不想输给任何人。 于是,在晚上开始爬山后他全力往上爬,而最终真的没有人能超越他,他第一个爬上了山,但是接下来在山项上等了6个小时,在寒冷中什么也做不了,就是干等6 个小时看日出。他想到:我那么拼命往上爬到底为了什么? 然后他看着正在下面往上爬的人,他感觉那个人是自己,他又看了一个老人,感觉那个老人是将来的自己,他看到山下的灯光,他感觉到那个屋子里的人也是自己, 他发现所有的人都是自己,自己就是所有人,他与这个世界完美的融合到一起,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美妙的体验。 他说他还想再体验这种与世界与宇宙完全融为一体的感觉,可惜下了山再也找不那种感觉了。。。

木之花是一个生活的体验实践场所。 这里的人们用着与我们这个世界所不重视的价值观(但不能保证这种价值观将来不被重视)来实践着一种生活模式。 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人,这就是“共产主义社区”,而对于那些有着不同的理想的人看来,也许这里会被称呼为“Utopia” 或“桃源乡”等。不管我们怎么称呼和认为,木之花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于这个星球上的一个小村庄,而这里的人们正在实现着我们用经济的法则无法达到的另一种 生活品质。

这次参加Kid’sCamp,最大的体会是,他们没有把小伙伴们当小伙伴。 他们对于小朋友们也像对等大人一样带着尊敬与信赖。 而小朋友们对大人也当是大伙伴。 虽然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上所经历的年度不一样,但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我们面对着同样的世界,我们有着各自多彩的梦想,这个地球是我们 大家的是我们的大家庭。

还有很多体验,有些已经忘了,而有些是写不尽。 因为当我对世界对人生的理解发生变化时,对同样的事情将会有不同版本的解释。 我一直在成长,我现在所描述的和体验到的木之花,也只能代表现在这个阶段的我对它的理解,将来,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理解。

我 打算结束这篇系列文章了。 下面的这张照片是结束木之花之旅后晚上6点回到东京时他们特意给我让我在路上吃的便当。 我把它照了下来留个记念,我知道,那个厨房的担当者在做这个便当的时候肯定心里祝福过,她还为它唱过Katakamuna的歌,而这些食物的材料是在木之 花家族的呵护下在阳光和雨露下健康成长而收获到的。 我知道,这不是饭, 这是爱,这是来自大自然来自神的恩惠。

全篇完。

访问木之花的期间:2015.7.31 – 2015.8.6
本篇文章完成于 2015.8.22

P8061435

这几天的集体照

DSC_0235

150806-090932

150806-114312

150806-121433

DSC_0246

全篇完

DorajiSarang

喜欢编程,更喜欢写文章。编程是为了赚钱生活,写文章是为了传递生命的喜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